当前位置:首页 >兵团精神

兵团精神

愿做边疆一粒沙——老兵秦德胜的本色人生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1-12-30

愿做边疆一粒沙——老兵秦德胜的本色人生

12月7日,秦德胜手捧“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李睿 摄

秦德胜和孙女的合影(资料图片)。 秦德胜 提供

秦德胜年轻时的照片(资料图片)。秦德胜 提供

秦德胜(后排左)年轻时和战友合影(资料图片)。秦德胜 提供

  编者按:

  战争年代,他投身枪林弹雨,自己的青春与祖国的命运紧紧相连;

  和平时期,他守卫西北边疆,一辈子的爱与责任留在了茫茫戈壁。

  愿做荒漠一粒沙,是他心底最深沉的家国情怀。12月4日,来自六师的老兵秦德胜做客央视国防军事频道《老兵你好》栏目,为观众深情讲述他用青春与热血守卫边疆、建设边疆的故事。《兵团日报》“纪实”带您走近秦德胜,听听他的故事。

  ●张琳琳

  13岁,他意气风发,为建设新中国参军入伍,心怀必胜信念,先后参加东北剿匪、平津战役、渡江战役,一路从东北打到海南岛;

  17岁,他胸怀理想,为保卫新中国,他挺身而出,参加抗美援朝,身经百战,多次立功,在枪林弹雨里打出志愿军必胜的信念;

  28岁,他听从党的号召,转业到新疆,屯垦戍边一辈子。从此,赫赫战功深埋心底,他只愿做边疆的一粒沙,永远守护在祖国边陲。

  现在,他依然坚持学习锻炼。他说,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活,而是为了那些在战斗中牺牲的战友。替他们多看一看祖国如今的盛世繁华……

  所有这些,只因为他是一名老兵,一名共产党员。

  他就是秦德胜。

  

  “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到哪里去……”在位于六师干休所的家里,每天早上一起来,老兵秦德胜都会唱着他最熟悉的歌,仔细擦拭着“光荣之家”牌匾。

  1933年12月,秦德胜出生于山东,7岁随父母闯关东到黑龙江安家落户。小时候,家里穷,他长得又黑又瘦,为贴补家用,小小的他就离家给地主放牛,在铁匠铺当小伙计。“那时候的日子就像泡在苦水里,后来我参军了,从此改变了一生的命运,所以我一辈子都要感谢党!”

  1945年,秦德胜和同村的小伙伴一起参加了儿童团。

  抗日战争刚结束时,解放军兵力极缺,为了保卫国家,保卫胜利果实,解放军动员老百姓参军。1946年3月,秦德胜带头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那时他只有13岁。

  “我当时是儿童团的副团长,在我看来,参军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于是我动员了几个跟我差不多大的伙伴一起报名。”秦德胜说。到了报名的地方,首长婉拒说:“你们太小,等过几年再来吧。”

  但是秦德胜就像“牛皮糖”一样,整天黏在首长身后,好说歹说,首长被他坚持不懈的精神打动了,松口同意他们报名参军。

  “我记得,当时首长拍着我的头说,这个小鬼难缠得很,就让你们加入革命队伍。当了兵,就要好好干。”秦德胜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不禁露出骄傲的神情。

  当时,秦德胜暗下决心,一定要对得起首长的信任和人们的夸赞。这个想法,激励着他在后来的战斗中勇往直前、无所畏惧。

  

  如今,看着眼前的“光荣之家”牌匾,秦德胜仿佛又回到了那硝烟弥漫的岁月。

  那是参加解放海南岛的战斗,当时,秦德胜是通讯员。一次,他接到去海南岛送信的任务。时间紧迫,交通不便,他只能搭乘一艘老乡的小船。因为走得急,秦德胜没带水,口渴了,他只能干忍着。在海上漂了一天一夜,等把信送到时,他的嘴唇都裂开了口子。

  “把信送到的时候,我又饥又渴,头发晕,站都站不稳,但大脑却很兴奋。因为我圆满地完成了组织交给我的任务。”秦德胜说。

  1950年11月,秦德胜所在部队接到命令,参加抗美援朝作战。

  1950年12月下旬,在第二次战役中,秦德胜所在的炮二师接到命令:去指定地点打扫战场,以最快的速度把战利品带回来。

  那次战斗,志愿军大获全胜,敌人丢下600多门大炮,1000多辆汽车。当时情况紧急,敌方宁愿毁掉这些军需物资,也不愿让他们拿走。“敌机天天在头顶飞,能抢回来一些军需物资,那是有大用处的。”说起当时的情景,秦德胜双眼露出神采。

  当天晚上,秦德胜和战友潜伏在山顶上,照明弹一颗接着一颗照亮了整个山谷,敌机不断轰炸扫射。他们接近不了,只能眼巴巴看着战备物资被炸毁,大家恨得牙痒痒。

  一直等到第二天的晚上,秦德胜忍不住了,四处查看,寻找机会。他发现山下不远处有一辆装满军需物资的卡车,他紧握拳头,不顾一切冲了出去,爬上车开着就跑。不久两架敌机发现了卡车,恶狠狠地扑过来,炮弹追着卡车雨点般地落下来。他踩着油门一路飞奔。

  当时秦德胜就想:“你在天上飞,我在地下跑,你就能那么准打中我?”他握紧方向盘,拼命往前冲,可还是被敌机的机关炮打中了车后轮。车翻了,他被狠狠地甩出去,昏了过去。

  他醒来后,一摸右臂上全是血,脖子上也钻心地疼。他站起来,试一试,还能动,又跑回刚才打扫过的战场。一阵搜索过后,又发现了一辆没有被炸坏的卡车,仪表盘还亮着。于是,他趁着敌机轰炸间隙,爬上车,发动起来。

  秦德胜握紧方向盘,跑出几公里,才松了口气。“卡车,对于我们志愿军来说,是非常宝贵的战备物资,拿命也要搏一搏。”

  突然,秦德胜发现路边还有一辆完好的双缸摩托车,他的眼睛亮了。“这要是搬回去,能顶大事呢。”摩托车太重,他下车找了一个拖斗,慢慢把摩托车抬上去,挂在汽车后拖回去了。

  “那次战斗后,部队评奖,因为我拖回来两个大家伙,组织上给我立了功。”秦德胜笑呵呵地说。

  

  走下战场,秦德胜走进了学校。在旧社会没有上过一天学的秦德胜,1952年被部队保送到中央军委第一速成中学学习文化知识,两年后,他毕业又被保送到郑州第四炮兵军官学校,担任榴炮营三连指导员。

  1956年10月,秦德胜被分到原广东军区工作。干了6年。

  1961年3月,组织上通知秦德胜转业到大西北。

  接到通知的时候,秦德胜心里很舍不得,那天他跑到山顶上放声大哭了一场。“当了15年的兵,突然要脱下军装转业,心里难受啊。可我是党员,要听党话,党要我干啥我就干啥。”

  听从党的号召,秦德胜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来到了祖国的大西北——农六师马桥农场(现六师一○六团)。

  当时的马桥农场气候恶劣,条件艰苦:住的是地窝子,冬天像冰窖,夏天像蒸笼;当地严重缺水,粮食也不够吃。这些对在这里工作的人的身体、意志都是严峻的考验,但这丝毫没有削弱秦德胜干工作的热情。

  那时,秦德胜是马桥农场二连“样板连队”的党支部书记、指导员,他带领大家一门心思开荒。靠着顽强的毅力,他们硬是在开垦出的荒地里种出了粮食、棉花和各种蔬菜,实现了当年开荒当年收获。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就这样,秦德胜和无数军垦战士,凭着坚韧不拔的意志,让荒地变良田,让大漠变绿洲。如今这里阡陌纵横、道路畅通、粮棉丰收、瓜果飘香,楼房拔地而起,群众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没有绿洲,我们就开垦荒地;没有粮食,我们就努力生产;没有住房,我们就挖地窝子。因为我是一个兵,我要对得起党和人民对我们的信任。”

  

  在秦德胜的家里,珍藏着一个沾满铁锈的盒子,里面装着一个个泛黄的立功证书,一枚枚闪亮的纪念奖章,还有一本老相册。老人说,这是他这辈子最宝贵的物件。

  这里面,装着秦德胜一辈子的军旅生涯,装着他许多无法再见的战友。看到五家渠市将军街上将军的画像时,他总会停下了脚步。

  “我们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当年和我一块参军的27个战友,在解放战争中牺牲了9个,其他的都参加抗美援朝,回来的时候,只剩了我们4个。与逝去的那些战友相比,我们活着,太幸福。”老人哽咽地说。

  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每一次战斗都无比艰难。在那里,秦德胜看到太多战友的离去。

  他记得那是1952年6月的一个晚上,一个步兵连在前沿阵地战斗了半个多月,换防撤回后方休整。此时连队只剩下了38人。走到部队驻地沟口处时,不幸被敌机发现,接着便是一串扫射。最后这个连队只剩下一个副连长和司务长,其他人全部牺牲。

  他记得那个连长,手握钢枪像疯了一样连哭带叫地冲过来要救人,可已经来不及了。大家强行把他拉到防空洞里,他哭喊着:“我的一个连啊,我的一个连啊……”

  这些年,总有人问秦德胜,志愿军打仗,缺武器、缺装备,是怎么取得胜利的?

  老人总是有力地回答:“我们人民军队取得胜利的法宝,就是勇敢!我们的胜利,靠的是像杨根思那样,抱着炸药包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勇敢;靠的是像黄继光那样,用自己身体去堵枪眼视死如归的革命精神;靠的是像邱少云那样,为了潜伏活活被汽油弹烧死一动都不动的革命意志,靠的就是那一个个勇敢无畏、不怕牺牲的战士。”

  

  战争年代,不怕牺牲,出生入死,秦德胜靠的是一个党员的信仰——

  “我一直按我入党宣誓的去做……满脑子都是要消灭敌人,要勇敢地完成任务……所以也就不怕死了。”

  和平时期淡泊名利,扎根边疆,秦德胜为的是不负入党的誓言——

  “和我并肩作战的战友,好多都不在了。为了他们我要好好干,保卫边疆,建设边疆。”

  秦思斯,是秦德胜的孙女,现任职于武警兵团总队某部。每次秦思斯休假回家,爷爷都会像小时候一样给她讲那些惊心动魄的战斗故事。

  “那些故事,像一颗颗种子,在我的心里发芽,从小我的志愿就是像爷爷一样,参军入伍,保家卫国。”秦思斯说,2005年大学毕业后,部队招兵,她毅然参军。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坚守,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秦德胜依然记得,13岁那年从军入伍,誓与祖国共存亡的心潮澎湃。如今虽已过耄耋之年,但他说,只要祖国需要,他依然会挺身而出,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保家卫国,屯垦戍边,是老兵秦德胜最深沉的家国情怀。

责任编辑:王玮昊 楚甲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