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兵团精神

兵团精神

老兵镇里有这样一位年轻人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1-12-30

老兵镇里有这样一位年轻人

 

艾乐松为沙海老兵董银娃老人看病(资料图片)。

12月5日,艾乐松在抓药。

艾乐松(左一)和沙海老兵杨世福老人一家在一起(资料图片)。

  冬日暖阳下,四十七团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和田纪念碑格外庄严,彰显着这座小镇的红色基因。在这里,在沙海老兵精神的感召下,很多年轻人选择扎根边疆,奉献青春,艾乐松就是其中一位出色的沙海新兵。

  ●马春燕 文/图

  参加志愿服务 感悟老兵精神

  “艾医生,我关节炎又犯了,现在正是最忙的时候,咋样能快点好呀?”11月18日一大早,家住墨玉县喀尔赛乡的一个村民就来到四十七团医院中医科找艾乐松。

  由艾乐松一个人撑起的中医科,经过7年的努力,已经在四十七团和周边乡镇的群众中得到了认可,大家称他为“小华佗”。

  艾乐松从高中开始练习书法,梦想的生活是养一院花、两池鱼、几笼鸟,他并没想过学医。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家里人考虑到今后好就业,让他选择了中医。他学习针灸推拿后,本来就好静、爱思考的他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专业。2014年,他以优异成绩从山东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毕业,因为向往远方从没见过的大漠,就申请了一年志愿服务,来到了四十七团。

  “当时我参加西部计划志愿服务,就是想着增加一下自己的阅历,一年以后就回去,因为父母和亲戚商量帮我开个小门诊。我们山东老家那边人很多,开个小门诊生意不会差。”艾乐松来四十七团的时候,就打算体验一年不一样的生活。

  来到四十七团后,艾乐松和志愿者们走访了沙海老兵村的老兵,听他们讲当年横穿“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开荒造田、扎根大漠、建设家园的故事。他了解到四十七团的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一兵团二军五师十五团,1949年12月5日,为了到和田平叛剿匪,从阿克苏出发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历时18天抵达和田,顺利完成任务。随后,老兵就地转业,再也没有离开过四十七团。在亘古荒原,老兵风餐露宿、挖渠引水、开荒造田、架桥修路、植树造林,一手拿镐,一手拿枪,投入到屯垦戍边的新征程。

  “沙海老兵就像沙漠里的胡杨,把根深深地扎进了这片戈壁,为四十七团的发展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他们中的绝大部分连家乡都没回去过一次,一道命令驻守一生,是什么样的信念让他们如此忠诚、如此奉献?我内心非常感动和震撼。”艾乐松在这种精神的感召下,决定为四十七团的人做一点事,主动要求开办中医科。

  想法丰满,现实骨感。只有一间小办公室,没有器具,没有中药房,来就诊的病人也寥寥无几,踌躇满志的艾乐松被现实浇了一盆冷水。

  就在艾乐松心灰意冷的时候,被腰疼困扰长达20多年的退休职工胡岩峰,四处求医也没见效,听说团医院有了中医,诊所就在家门口,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找艾乐松调理。

  艾乐松知道胡岩峰是沙海老兵王传德的女婿,腰疼是由于积劳成疾,决心一定要治好他。3个月时间,艾乐松放弃了周末节假日休息时间,每天坚持为胡岩峰进行中医理疗,并翻阅了大量的相关书籍,在网上查找相关病例资料,还通过微信视频和山东老家的老师、同学、专家请教。功夫不负有心人,胡岩峰的病情好转了。

  有了这次成功,来找艾乐松看病的人越来越多。当时中医科的条件已经无法满足病人的需求了,就在艾乐松想着如何解决这些困难的时候,一年时间过去了。2015年7月,有些志愿者已经开始收拾行囊准备离开了。

  结束服务期还是留下?艾乐松晚上辗转反侧,想到来找他看病的各族群众对他充满信任的眼神,他决定先不走了。

  独自支撑中医科 践行老兵精神

  “尽管十四师、四十七团、团医院都很关心支持,但是我一个人的力量实在有限,有些力不从心。”为了帮助更多患者解除病痛,艾乐松每年都要购买价值2000多元的中医学书籍。下班回到家,他还用自己的胳膊、腿、背练习针灸、拔火罐,自己在后背找穴位,经常把后背烫出泡。

  2017年2月,北京援疆医生黄希忠来到四十七团医院中医科援助一年,这对艾乐松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他没有机会也没有时间出去培训,这次老师“送上了门”,艾乐松乐坏了。

  艾乐松踏实肯干、虚心好学的精神也打动了黄希忠,作为一名老中医,她把自己的中医知识毫无保留倾囊相授,还积极联系自己所在的北京顺义中医院,解决设备、药品匮乏的问题,并个人出资购买了装中药的柜子。中医科诊疗项目从最初仅有的推拿、中频理疗和拔罐3项,发展到目前的针刺、艾灸、推拿、穴位贴敷、穴位注射、拔罐、中药熏蒸、中药离子导入等十几项,床位数也从2张增加到了12张。

  桂枝、红花、甘草……艾乐松用毛笔一笔一画写下药材名字,贴到柜子的每一个抽屉上,没人能体会他那种幸福的感受。

  虽然黄希忠援助时间只有一年,但是更加坚定了艾乐松留在四十七团的决定。至今,艾乐松还珍藏着黄希忠送给他的中医学书,扉页写着临别赠言: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艾乐松暗暗告诉自己,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都不会退缩,一定要像老兵一样,在这片热土干出一番事业。虽然中医科只有他一个人,但是他的工作开展得越来越顺利,并已完全融入了四十七团。他不光是一名称职的中医大夫,有时还充当起了心理医生,医患关系变成了朋友关系,大家相处得像一家人一样。

  “很多患者找我看病,我感觉有时候他们的病情不重,但是心理压力很大。有些病人老伴走得早,儿女又都在外地,身体不适了难免需要关心。我愿意聆听他们的故事。治疗结束,他们也会请我去做客,吃吃饭聊聊天,问我在这里生活习不习惯。”艾乐松说。

  艾乐松为人热情,加上在实践中练出精湛的医术,非常受四十七团干部群众的尊敬。他感觉虽然一个人支撑着中医科,为一份事业坚守着,但是有了大家的认可,也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扎根四十七团 弘扬老兵精神

  几年的历练,使艾乐松真正成长为一名沙海新兵,他全心全意为病人看病,心无旁骛。

  2020年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扰乱了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艾乐松冲锋在前,结合四十七团疫情防控情况,研制了中药汤剂。他一个人抓药,一个人煎药,然后穿着防护服,骑着电动车为隔离点、疫情防控指挥部、小区、派出所、敬老院等派发中药包。错过饭点就吃泡面,晚上忙到深夜,第二天仍会早早起来投入战斗。疫情防控期间,他累计发放中药11630包,得到了四十七团干部群众的交口称赞。

  许多患者评价艾乐松是一个“工作狂”,休息的时候,他主动去给腿脚不方便的患者做理疗。他平均每天接诊10人至25人,截至目前,共诊治患者3万余人,有效治愈患者1.6万人。

  难得的休息时光,艾乐松也过得非常有意义:练习书法、看书、做美食。他的家是志愿者、新来团场工作的年轻人的聚集地。家里有一个双开门大冰箱,他“以厨会友”,让年轻人在这里找到了家的感觉。

  在四十七团这个老兵故里,艾乐松的青春绽放出耀眼的光芒。2015年,他获誉兵团优秀“西部计划”志愿者,2017年荣获“兵团基层中医药适宜技术推广员”称号,今年荣获“弘扬兵团精神和胡杨精神、老兵精神时代新人”荣誉称号。这些荣誉,是对艾乐松最大的肯定。

  但是,他还有个心结,父母一直希望他能回到山东,留在身边。“我想让父母到四十七团来看看,这里并不是他们想象中那样艰苦,这里和家乡一样,生活很方便。”艾乐松说,他打算过一段时间接父母过来和自己一起生活。

  “在四十七团的这7年多的时间,我飞快地成长。这里有老兵和他们的后代建设的美好家园,有成长起来的中医科,有如同家人般的医患关系,有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相信父母最终会接纳我的选择。”艾乐松说道。

责任编辑:王玮昊 楚甲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