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兵团理论网 >文史
新泉整训孕育《古田会议决议》 作者:褚银 章世森 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日期:2022-01-18

   1929年11月的一天,闽西山区霜色凝重,寒意袭人。宁静的山谷里,传来一阵急骤的马蹄声。刚从上海日夜兼程返回红4军的陈毅,在主持召开前委会议、传达中共中央指示精神后,即派人将中央“九月来信”送给正在福建上杭休养的毛泽东,并附上自己的亲笔信,促请毛泽东回到红4军前委领导岗位。

  11月26日,毛泽东在中共福建省委巡视员、组织部部长谢汉秋陪同下,从上杭动身赶回长汀。一病数月,毛泽东此时并未完全康复,但在见到朱德、陈毅后,他十分高兴。28日,他主持召开了红4军前委扩大会议。

  会议气氛融洽而热烈,针对红4军出现的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和问题,会议发出扩大闽西革命根据地、建立闽西政权的建议,并根据中央“九月来信”关于“红军有好的军事技术,有严格的军事训练,才能加强自己的战斗力”的指示,决定开展军政训练,以彻底纠正党内错误思想,全面提高部队军事素质。会议还规定12月份的主要工作是:召开中共红4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建立红4军的政治领导,纠正红4军党内各种错误思想。

  当日,毛泽东致信中共中央,报告自己返回红4军的情况和目前的工作计划:“四军党内的团结,在中央正确指导之下,完全不成问题。陈毅同志已到,中央的意思已完全达到。惟党员理论常识太低,须赶急进行教育。”随即,毛泽东、朱德、陈毅等开展调查研究工作,召开座谈会,同时开始构思九大决议。

  12月3日,国民党赣军第12师师长金汉鼎率部由赣入闽正向福建长汀袭来。为避免正面作战,毛泽东、朱德、陈毅等率红4军第1、第2、第3纵队撤离长汀开往新泉,与第4纵队会合,全军达到4000多人。

  新泉地处福建省连城县南部,由西、北、东南3个村庄组成,东西两侧山岭重叠,连绵起伏的高山构筑成东西两道天然屏障,西连长汀南阳,南接闽西苏区中心地带古田。红4军要到新泉的消息很快传遍镇子大街小巷,苏区群众欣喜万分。红4军以纵队为单位,分散驻扎在附近乡村。前委、军委机关设在“望云草室”,毛泽东、朱德、陈毅等住进这座砖木结构、风格典雅的平房里。

  究竟从哪里着手解决红4军党内存在的问题?如何才能把第九次党代会开好?时任第1纵队参谋长萧克后来回忆道:“为开好这次会,毛泽东、朱德、陈毅等齐心协力,做了很多准备工作……毛泽东亲自召开地方干部座谈会,听取群众对红军的意见;然后又召开各支队、纵队党代表联席会议,还找一部分干部、战士谈话,仔细调查部队和党内存在的各种问题,听取各种不同意见和反映,共同研究这些问题的原因和如何克服的办法。”

  在“望云草室”,毛泽东主持召开了红4军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预备会,研究部署整训运动。整训分为政治和军事两方面,政治整训由毛泽东和陈毅主持,军事整训由朱德主持。这次为期10天左右的军事、政治整训,史称新泉整训。

  政治整训旨在明确红军的主要任务,自觉克服非无产阶级思想,纠正旧军阀作风。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的工作,即开展调查会、思想政治教育和组织纪律教育。整训一开始,毛泽东便深入基层开展周密细致的调查研究。开会时,他采取调查和讨论的方法,向出席者提出各种问题,比如:打骂士兵的制度行不行?流寇主义思想对不对?为什么不行?用什么方法来纠正?会议中往往有人提出不同意见,甚至展开激烈争辩,毛泽东或耐心解释某个观点,或详细列举一些事例,引导大家讨论。

  除了在红军内部做调查,毛泽东还步行至新泉附近的官庄召开农民座谈会。这些农民并不十分理解红军的革命理论和治军条令,但他们懂得田里的收成和军队对待他们态度的好坏,知道他们的利益是受到损害还是得到保护。他们从红军打土豪、帮助农民分配土地和收割庄稼,讲到苏维埃政府如何由农民当家作主,也讲到他们不满意的地方……经过10余天的军内和农村调查,毛泽东进一步摸清了红4军内部存在问题的种类、性质和根源,为解决这些问题收集了第一手材料。

  此外,毛泽东还领导红4军开展了思想教育活动,探索政治建军的路子。他告诉广大党员干部,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绝不是单纯地打仗,应该担负起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帮助建立地方革命政权的使命,否则就失去了打仗的意义,也就失去了红军存在的意义。

  隆冬之夜,“望云草室”经常彻夜透出亮光。毛泽东靠窗伏案而坐,在一盏小煤油灯下,时而凝眸沉思,时而挥笔疾书。“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党的组织问题”“红军宣传工作问题”“士兵政治训练问题”……八个章节独立成文又相互关联,每个章节后面再分小节,列出一二三四、甲乙丙丁,并写明存在问题的原因、纠正的方法和措施。就这样,一份长达3万字的纲领性文献——《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草案诞生了。

  军事整训方面,朱德抓住培训基层军事指挥员这个直接影响部队战斗力的关键环节,举办了基层军事干部训练班,主持制定了红军各种条例、条令,并亲自授课,言传身教。指战员按照游击战争的实践要求,进行各个课目的演练,红军战斗力有了较大提高,部队面貌焕然一新,为古田会议后红军战争的胜利发展打下基础。正当新泉整训如火如荼地进行时,国民党赣军第12师从长汀扑过来,并向连城新泉方向推进。

  一个寒冷的夜晚,第4纵队党代表张鼎丞匆匆赶到“望云草室”,向毛泽东报告敌人已向新泉进逼的消息,朱德、陈毅也闻讯赶来。“瓜熟蒂落,党代会还是要开的。我看快速移师古田,在那群山环抱的红色区域中心稳稳地开它三天会,到时再跟敌人周旋如何?”“好,明天就命令部队急行军赶到古田。”朱德、陈毅都赞同。为了排除干扰,开好红4军“九大”,毛泽东、朱德、陈毅决定:红4军除留下一部分在新泉警戒长汀来犯之敌外,其余移师上杭县古田,继续进行政治军事训练,为召开党代会作准备。

  红4军到达古田以后,毛泽东、陈毅带领的前委机关和政治部入驻八甲村的“松荫堂”大院,朱德和司令部入驻“松荫堂”对面一座有着浓郁客家风格的青砖大院。在这两个大院里,毛泽东、朱德、陈毅等继续为召开红4军第九次党的代表大会进行各种准备。

  随着工作不断深入,毛泽东开始就红军存在的问题分组进行专题研究。白天,他主持召开党代表联席会议进行调查研究;晚上,则在“松荫堂”整理调查得来的材料,继续修改和完善九大决议案。从新泉的“望云草室”到古田的“松荫堂”,通过大量调查、座谈,毛泽东对红4军内部存在的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的种种表现、产生的根源以及纠正的办法,已有了全面透彻的理解和把握,九大决议案得到进一步完善。

  12月28日至29日,中国共产党红军第4军第九次代表大会经过充分准备,在古田曙光小学胜利召开。会议一致通过了毛泽东在新泉“望云草室”酝酿起草的《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即著名的《古田会议决议》。决议明确规定了红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确立了红军建设的根本原则。决议不但在红4军得到贯彻落实,其他各红军部队也照此执行。从此,这个决议成为我党我军政治工作行动的纲领指南,使中国革命一步一步走向胜利。

  新泉整训虽然只有短短10余天,但在我党我军的建设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它是继三湾改编之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历史上一次十分重要的政治和军事整训,是一次新型民主整军运动,是我军政治整训制度化、规范化的首创,为彪炳我党我军史册的古田会议的胜利召开做了充分的思想和组织准备。由于《古田会议决议》第一手材料的收集和草稿的孕育起草都是在新泉整训过程中完成的,曾有专家比喻说:古田会议的召开是决议的“一朝分娩”,新泉整训是决议的孕育起草和形成的“十月怀胎”。

  (摘自2021年12月26日《解放军报》)

责任编辑:冯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