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兵团理论网 >文史
延安的“洛杉矶托儿所” 作者:董少东 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日期:2022-01-18

  在延安的幼儿抚育机构中,洛杉矶托儿所名气很大。很多人都想不到,延安居然有这样一个以美国城市命名的托儿所。洛杉矶托儿所并不是它最初的名字,它的前身叫中央托儿所。

  据丑子冈的儿媳李文芳回忆,“最先提议办托儿所的,是当时的中央总卫生处处长兼中央医院院长傅连璋。”

  傅连璋,有“红色华佗”之称的医疗将军、开国中将。他在瑞金时期加入红军,把自己的医院和全部家产都捐给了革命事业,创办了红军的第一所正规医院。长征中,在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以他的妙手医术保证了大批中央领导、战士的健康。

  彼时,陕甘宁边区第一保育院已经迁往安塞一年多了,延安一时没有保育机构。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出生的孩子,大多是由父母带在身边。只是,他们因父母工作繁忙,无暇照顾。傅连璋很快把这个情况报告了毛泽东,并提议开办中央托儿所。毛泽东对此也是感同身受,身边的女儿李敏(娇娇)出生于1936年,同样是无暇照顾。他对傅连璋说,这是件大好事,要尽快办,“托儿所办起来,就让娇娇第一个报名”。

  1940年春天,在距离中央驻地杨家岭很近的兰家坪山上,建起了延安中央托儿所,由曾经主持扩充建设延安第一保育院的丑子冈任所长。

  中央托儿所最初只有原为中央书记处住所的几孔窑洞,第一批只接收了七个孩子,他们是毛娇娇(李敏)、罗小金(李铁映)、贾丽丽、谢丁丁、陈小胖、王苏云和傅维方。后来,接收的孩子不断增多,在前线与日军作战的将领纷纷把他们的孩子送来延安,其中有刘伯承的儿子刘太行、邓小平的女儿邓林、左权的女儿左太北、任弼时的女儿任远征……

  刘太行1939年出生于太行山,1940年10月,徐向前从山东去延安,途经太行山,刘伯承就委托徐向前把刘太行带到延安,说:“你把太行交给总司令就行了。”

  刘太行就这样到了延安,起初由康克清照顾。康克清同样公务繁重,只能从延安女子大学找了个“小鬼”——年仅15岁的王茜平,托她照应一段时间,再送到中央托儿所。

  王茜平见到刘太行,差点哭了出来——小娃娃非常虚弱,大大的脑袋,胳膊、腿细得像四根火柴棒,快两岁了还不能走路。谁能想象,战场上叱咤风云、威震敌胆的刘伯承将军的孩子,居然营养不良到如此程度。

  王茜平悉心照料、调理了半年,刘太行的身体才算恢复到正常孩子的模样,这才能进托儿所。康克清看王茜平细心能干,把她推荐给了丑子冈担任保育员。于是,一个保育员和一个新生,一起到中央托儿所报到了。

  中央托儿所成立之后不久,便赶上了抗日战争以来延安最困难的时期。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之后,国民党政府又流露出了“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本相,对陕甘宁边区实行军事包围蚕食、经济封锁。毛泽东回顾这一情形时说:“我们曾经弄到几乎没有衣穿,没有油吃,没有纸,没有菜,战士没有鞋袜,工作人员在冬天没有被盖。”国民党“企图把我们困死,我们的困难真是大极了”。

  在严峻的经济条件下,孩子自然是最优先照顾的对象,边区政府千方百计保证保育院、托儿所的经费。在公职人员薪资停发的情况下,保育员的工资也没有中断一天。但是,极端匮乏的生活物资经常还要面临断供的困境。在大生产运动中,第一保育院、中央托儿所这样的单位,也开荒种粮种菜,养鸡养羊养猪,这才逐渐保证了孩子们每天的肉蛋奶。

  此时,身居香港的宋庆龄了解到托儿所的艰苦条件,以“保卫中国同盟”名义联络远在大洋彼岸的洛杉矶爱国华侨及国际友人,组织募捐到一批药品、衣帽、食品及幼儿生活用品。这些物资通过重庆的八路军办事处,千里迢迢送到了延安。为了感谢爱国华侨的支持,1942年5月,中央决定将托儿所改名为“洛杉矶托儿所”。

  这个新名字让托儿所的孩子们觉得新奇。丑子冈的女儿丑松亮那时也在托儿所里生活,她回忆说:“我们不知道洛杉矶,知道有‘落汤鸡’、烧鸡,就猜洛杉矶应该是‘落山鸡’。”真的有孩子好奇地向保育员阿姨询问:“‘落山鸡’是什么鸡?”惹得阿姨哈哈大笑,告诉大家那是美国的一个地名。

  此后,宋庆龄想方设法给予医药及营养食品等援助,甚至还送来了一台大磅秤。

  以前,不要说托儿所没有磅秤,甚至整个延安也没有这种稀罕物。托儿所的孩子们量体重,都要把称粮的大秤借来,同时,还要搬来一只大柳条筐。碰上个淘气的孩子,忙得满头大汗也测不准。

  这台大磅秤不仅能称体重,还能测身高,十分准确,在托儿所可派上了大用场。有一次,毛泽东到洛杉矶托儿所来看望孩子们,他得知这台大磅秤是宋庆龄送来的,便兴致勃勃地踏了上去测量体重,并高兴地说:“哎,鸟枪换炮了嘛!”

  洛杉矶托儿所是在宋庆龄的关心爱护下筹建起来的,她说:“我们已经发现了一座桥梁,可以沟通环境、种族、宗教和政党方面的分歧。这座桥梁就是儿童——我们的儿童。”

  (摘自2021年11月2日《北京日报》,原标题为《圣地摇篮——烽火硝烟中的延安保育院》)

责任编辑:冯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