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兵团理论网 >文史
“功名碑”与“将军台” 作者:王厚明 来源: 来源:前线客户端 发布日期:2022-01-18

   西晋时率军灭吴的大将军杜预,自感一生文武双全,要给后世留下自己的美名,所以专门刻了两块功名碑记载自己文功武绩,一块放在岘山顶上,一座碑沉于汉水之底。为什么要这样放置记载自己功绩的石碑呢?因为杜预有一句口头禅:“高岸为谷,深谷为陵。”意思就是经过漫长的时间,高山可能变成深谷,深谷也可能变成丘陵。哪怕将来发生天塌地陷,沧海桑田,高山与江底互换位置,他总会有一座碑石存留于世。岂不知,杜预虚荣心太强,名利看得过重,反而弄巧成拙,沦为后人的笑柄。

  河北省军区原副司令员张连印,退休后他放弃安逸舒适的生活,毅然回到家乡,即使身患癌症,依然奋斗不止,18年里带领团队共植树1.8万余亩、200多万株,和乡亲们一起将昔日的荒山头建成如诗如画的美丽乡村。他不图名不为利,为了造林倾尽一生积蓄,坚持不要林权、不要地权,承诺30年后无偿交还集体,被人们誉为“当代愚公”“绿化将军”。2005年,乡亲们自发捐款,在张连印植树的山坡上建起一座凉亭,准备立一块刻有“将军台”的石碑。张连印得知后坚决推辞:“这些年,乡亲们都在种树,我回来就是加入这个行列,事干了是大家的成绩。”在他的坚持下,石碑上的内容改为“张家场乡万亩小流域综合治理工程纪念碑”。然而,乡亲们至今仍把这座亭子称作“将军台”。

  如何对待功名,反映着一个人的精神、境界和作风,也是一个人党性、人品、官德的试金石。“惟有功名忘不了”的人,往往名利观扭曲,把地位、级别、待遇高高置顶,把物质、福利、享受排在前列,热衷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追求报上有名、镜头有像、荣誉有己,名利、好处面前口张得很大、手伸得很长。而“计利当计天下利,为民当求万世名”的人,总是视名利似粪土、若浮云,看民利重如山、大于天,不慕虚荣、不务虚功、不图虚名。杜预的“功名碑”和张连印的“将军台”从正反两面告诉我们:功自实,毁自虚。一个人的功名源于人民的口碑,只有一心造福国家和人民,才能声名远扬,让人广为传颂。

  古巴著名诗人马蒂说:“虚荣的人注视着自己的名字,光荣的人注视着祖国的事业。”抗美援朝期间,一名文艺战士为表达对彭德怀的敬意而写了一首歌——《彭德怀将军之歌》。彭德怀看到歌词后,在“彭德怀将军”5个字上“刷刷”划了两笔,在上面写了“战士”两个大字。彭总说:“真正功勋大的是那些战士们,是他们用枪炮消灭了敌人。你去写他们吧!写一首优秀的《战士之歌》!”无疑,彭德怀划去自己的名字,筑就的却是光荣的“将军台”。专注于事业还是专营于私利,有利于自己还是服务于人民,可谓是品格之别,人心之鉴。

  古人云:“君子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不耻禄之不夥,而耻智之不博。”陈云晚年写信停播歌颂自己的电视剧《陈云出川》,并写下“个人名利淡如水,党的事业重如山”的条幅以自警;常胜将军粟裕一生淡泊名利,居功谦让,“二让司令一让元帅”传为美谈;“中国航天之父”钱学森,给自己定下许多原则:不题词,不吃请,不为人写序,不出席应景活动,不接受采访,不参加任何成果鉴定会,不接受礼品,不写回忆录,不同意为他塑像和立功德碑等,世人赞他“国为重,家为轻,科学最重,名利最轻”;季羡林曾辞谢“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三项桂冠,表示“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意在不为名累。可以说,一个人,始终以人民心为心,不负历史、不负时代、不负人民,即使不树碑立传,也会有令人称颂的“将军台”。

  功名是一种标志,也是一面镜子。清晰照出的是政治立场、价值取向和人心向背。历史终归是人民来评判的,群众也最有发言权。正如诗人臧克家在《有的人》中写的那样:“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民把他摔垮;给人民作牛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建功新时代,需要小写自己的名字,大写人民的事业,摒弃小我的“功名碑”,追求事业的“将军台”,以“民生无小事,枝叶总关情”的情怀,“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的境界,去赢得人格口碑,立起形象丰碑。

责任编辑:冯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