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兵团理论网 >文史
让传统文化滋养中国动画 作者:薛镇瀚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日期:2022-04-27

  动画电影《我们的冬奥》上映,获得各界点赞。该片不仅让冬奥吉祥物冰墩墩、雪容融首次亮相大银幕,还集结了孙悟空、哪吒等中国经典动画电影中的神话人物形象,用传统神话元素唤起了几代国人的童年回忆。近年来,中国动画电影作品深耕传统神话题材。继《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白蛇:缘起》《哪吒之魔童降世》获得票房口碑双丰收之后,又陆续推出《姜子牙》《新神榜:哪吒重生》《白蛇2:青蛇劫起》等作品,用对传统神话进行现代化改编的创作策略持续获得观众的关注和好评。神话题材动画电影频出爆款,这一现象值得我们关注和思考。

  中国动画电影发轫于20世纪上半叶。彼时,动画电影是一种新兴的艺术形式。中国动画先驱们基于文化传承、受众接受等因素的考虑,将目光投向传统文学经典改编,借此唤起大众对神话文本的集体记忆。由此,国产动画电影从诞生之初就和神话结下了不解之缘,产出《铁扇公主》《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等一系列划时代的优秀作品。而至上世纪90年代,国有电影制片厂陆续改制、自负盈亏,过度依赖计划经济体制下统购包销政策的国产动画电影制作一度陷入低谷,神话题材创作也呈式微之势。

  后来,随着电影产业化不断深化,以及思想文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电影工作者通过各种创作实践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展开了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作为曾经创造了国产动画电影辉煌的故事题材,神话题材结合技术层面和创作理念的不断突破,再次展现出旺盛的生命力。2015年暑期,《西游记之大圣归来》通过消解原著中齐天大圣的法力设定,展现了“普通人”孙悟空的觉醒与成长,并以惩奸除恶、英雄复归的主题设置,作出了贴合大众审美的现代化阐释,一举收获票房与口碑双丰收,重新点燃了国人对国产动画电影的热情,也再度引起了从业者对神话题材改编的关注。此后,动画电影又开始对“封神宇宙”的建构。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在解构《封神演义》叙事策略方面进行大胆尝试,不仅一反《封神演义》中尖锐的对立状态,使哪吒、敖丙以“魔丸”“灵珠”转世的“双生”形式出现,又通过重塑李靖慈爱的父亲形象营造合家欢结局,增加影片的喜剧效果,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创造了50.36亿元的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纪录。与“魔童”哪吒的置换变形不同,《新神榜:哪吒重生》以现代审美风格构建动荡而传奇的叙事世界,使哪吒摇身一变,成了机车少年李云祥,讲述其反抗强权、找寻自我的过程。此外,《白蛇:缘起》与《白蛇2:青蛇劫起》这两部脱胎于《白蛇传》文本的动画电影,也拓展了神话改编的叙事边界,着重展现白娘子和小青的成长。

  新近上映的《我们的冬奥》则将传统神话元素与经典动画元素融合起来,开启了国产动画电影在崭新维度的创新。作为中国动画的摇篮,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始就以《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等经典传统神话题材动画作品,打造了不畏强权的齐天大圣孙悟空、伸张正义的少年英雄小哪吒等深入人心的形象范式,开启了取材传统神话、阐扬时代精神的动画创作之路。此次,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在《我们的冬奥》中巧妙融合原有IP的故事框架和美术风格。同时,为契合冬奥主题,不仅让哪吒、葫芦兄弟等家喻户晓的角色穿上双板、单板等符合各自视觉特征的“冰器”,又以陌生化方式颠覆了《大闹天宫》中孙悟空英姿飒爽的造型设计,转而塑造了因疏于运动而身材发福的“胖大圣”形象。故事中,“胖大圣”接受冰墩墩、雪容融的邀请,准备参加天宫冰雪盛会,在前往北海龙宫借“冰器”的路上结识大耳朵图图,与之成为师徒,开始了苦中作乐的训练生活。由此,独具匠心地联动了两个跨时空的代表性IP,在延伸《西游记》中“龙宫借宝”神话母题的基础上,产生了超出神话文本及影像记忆的审美效应。

  这些影片的成功不仅打破了传统神话叙事模式的壁垒与局限,也为国产动画电影的发展开辟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在接下来的创作实践中,神话改编动画电影如何才能走得更稳健?笔者认为,在利用文化记忆引发观众观影兴趣的同时,还应从神话故事、技术赋能等表层意义入手,深入挖掘中华传统文化在五千年历史长河中形成的精神内涵,使传统文化符号与传统文化精神互为表里,让形式和意蕴有机融合,在更宽广的维度体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魅力。张岱年在总结中国文化精神的精髓时指出,中国文化的优秀传统的核心是关于人生意义、人生价值、人生理想的基本观点,可以称为人本观点,中国几千年来文化传统的基本精神的主要内涵是四项基本观念,即天人合一、以人为本、刚健有为、以和为贵。这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气质,是历经数千年延绵不断的文化传承所造就的,具有横贯古今、超越时空的魅力,也是中国文艺创新与发展的精神支柱。希望动画电影创作者能在深刻理解中华文化核心精神的基础上,将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与当下中国的现实更紧密地联系起来,把中国故事讲得更精彩,让中国声音更响亮。

责任编辑:王海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