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兵团理论网 >文史
我党第一支武装力量诞生记 作者:黄 河 来源:中国国防报 发布日期:2022-05-06

  铁甲列车局部外形。

  位于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的大元帅府旧址。

  1924年,随着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实现,广东成为全国革命的中心,工农运动蓬勃发展。军阀、商团的骚扰,让广东革命政权内部危机严重。中共广东区委征得孙中山同意,组建大元帅府铁甲车队。11月中旬,经过改组扩充的大元帅府铁甲车队正式成立,这是第一支由中国共产党直接建设和掌握的武装力量,也是之后被称为“铁军”叶挺独立团的前身。

    大革命高潮中诞生 

  1924年8月,广州商团武装在广州发动反革命军事叛乱,给大元帅府的安全造成极大压力。广州商团原是辛亥革命后广州商会建立的商人自卫组织,后来发展为维护广东买办资产阶级利益、镇压工人运动的反动武装。盘踞在东江地区的军阀陈炯明部和英国军舰,也公开为广州商团助威。

  在中国共产党和广大革命群众支持下,孙中山果断采取措施,下令镇压广州商团的叛乱。10月15日,孙中山调集黄埔学生军和滇、桂、湘、粤各军,分5路向广州商团武装发动进攻。时任中共广东区委委员长兼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参与指挥了这场平叛作战。经此一战,周恩来认识到建立党领导的军队的重要性。孙中山曾组建一支铁甲车队,但这支车队一直以来表现不佳。周恩来便向孙中山建议,可以改组扩充铁甲车队为大元帅府铁甲车队。

  11月中旬,经过改组扩充的大元帅府铁甲车队正式成立。此时,孙中山已经离开广州,铁甲车队队员的配备与调动,由周恩来和中共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决定。周恩来亲自选调徐成章、周士第、赵自选,分别担任铁甲车队队长、副队长和军事教官。铁甲车队的党代表和政治教官分别由中共广东区委选派的廖乾吾、曹汝谦担任。中共广东区委还从各地调来100多名队员,基本上是工人、农民和青年学生。

  此外,周恩来找到黄埔军校的苏俄顾问进行协调,从苏俄援助黄埔军校的大批武器中,分出100多支日造“三八式”步枪、10支德造驳壳枪和3挺手提机枪给铁甲车队。同时,还为铁甲车队配备一列加装铁板的5节车厢铁甲列车,车厢两侧有不同高度的扁形射击孔,可多种姿势向外观察、射击。最后一节车厢装有3个旋转炮塔,每个炮塔上装备一挺重机枪。这在当时已经是比较先进的装备。

  铁甲车队官兵的服装沿用了黄埔军校的军装式样,冬季着装是大檐帽、黄色或灰色中山装,打绑腿;士兵穿草鞋或布鞋,军官穿皮鞋或长筒马靴。铁甲车队名义上属于大元帅府,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下的一支正规的革命武装力量。

    我党建军的初步尝试 

  铁甲车队从成立之初,便非常重视政治训练和军事训练。

  进行政治训练是与旧军队的主要区别,主要由曹汝谦负责。他每天利用2小时政治课,讲授三民主义、社会发展史、工农运动情况、当前国内外形势等,晚上组织小组讨论。后来,廖乾吾、徐成章、周士第、赵自选也承担起讲课任务。他们经常找队员谈心,对有思想问题或犯错误的队员不采用旧军队中通行的惩罚措施,而是注重说服教育和启发引导。整个队伍气氛融洽,上下都很团结。

  铁甲车队的军事训练基本参照黄埔军校的模式,按照正规阵地攻防战开展。徐成章、周士第、赵自选等人在黄埔军校学到的知识,在军事训练教学中有了用武之地。军事训练课目主要包括步枪射击、投弹、刺杀、利用地形地物、单个动作、夜间动作和排、连规模的战术演练等。除一般共同课目训练外,他们还根据不同年龄、不同接受程度的队员因材施教,提高队员的军事技能。通过正规系统的教学与训练,队员们政治素质和训练水平提高很快,许多队员都成了后来各地开展革命斗争的骨干力量。

  铁甲车队的伙食费、办公费与杂支费等开支账目采取民主管理,每月定期公布。队长、党代表和队员的伙食标准一样,没有旧军队官长扣兵饷、吃空额的现象。铁甲车队自成立起,治军方式就与其他旧军队不同,体现出中国共产党在建军方面的初步尝试。

    革命斗争战功赫赫 

  铁甲车队除执行保卫以孙中山为首的广东革命政府任务外,还在中共广东区委领导下,先后参加支援广宁农民运动、平定滇桂军阀叛乱、肃清反革命武装、支援省港大罢工等重大任务,在反帝反封建斗争中立下赫赫战功。

  在铁甲车队执行支援广宁农民运动的任务时,周士第镇定自若地指挥作战,运用多种战术方法迫使炮楼内的地主武装投降。这一仗总共消灭反动地主武装1000多人,缴获长枪、短枪、土炮、土枪、粉炮共计2000多件,攻破了反动地主压迫农民、剥削农民的封建堡垒——江家大炮楼和黄家炮楼。铁甲车队由此一战成名。

  1925年2月1日,国民革命军东征军开始向东江进军,讨伐陈炯明。驻守广州的滇桂军阀杨希闵、刘震寰趁机发动叛乱。总人数仅有一个连的铁甲车队,先是掩护大元帅府、广东省政府、苏联顾问团等机构的重要人物过江,后又转移到大元帅府附近驻防,保护大元帅府安全。

  同年6月,国民革命军东征军回师广州,讨伐杨希闵和刘震寰叛军。中共广东区委指示铁甲车队与飞机掩护队配合东征军作战。战斗开始后,铁甲车队在徐成章、廖乾吾指挥下,从敌军背后渡河,迅速迂回至其纵深并发起攻击。铁甲车队发挥自身防护性好、火炮威力大、机动性强的优势,不断向叛军阵地发起猛烈攻击,成功掩护东征军冲锋,切断石牌、瘦狗岭、龙眼洞之敌与广州的联系,使广东革命政府转危为安。此役,铁甲车队连续奋战十几个小时,俘敌数百人,缴获长短枪数百支,再次打出铁甲车队的威名。

  1925年6月,中共广东区委根据工作需要,抽调徐成章任省港罢工委员会纠察委员会委员长兼纠察队总教练,由周士第接任铁甲车队队长。“五卅惨案”后,为反击英帝国主义在上海、广州的大屠杀,中共广东区委调集铁甲车队的精兵强将,充实省港罢工工人纠察队分驻广东沿海港口,执行封锁香港、抵制英货、反对走私、维持秩序等任务。期间,周士第赴深圳发动群众,号召工农学商兵支援工人大罢工,支持封锁香港行动。在当地群众积极响应下,铁甲车队顺利完成封港任务。

  1925年10月底,英帝国主义支持陈炯明、郑润琦等残部三四百人,在深圳大鹏湾一带进行反革命骚扰破坏活动。周士第、廖乾吾率领铁甲车队4个班,前往深圳沙鱼涌增援纠察队。11月4日凌晨4时,英帝国主义组织1000多人,向纠察队、铁甲车队发起猛烈攻击。纠察队和铁甲车队的战士们殊死抵抗,敌军未能得逞。铁甲车队队员乘机冲锋,击毙敌连长和排长各一人。7时许,敌军又增援百余人,敌舰士兵也同时登陆,港英当局也增派军舰和飞机前来助战。纠察队战士们冒着敌人密集的枪弹,冲锋肉搏多次,终因众寡悬殊,被迫自后路向坪山方面冲出。铁甲车队队员誓死抵抗,其中黄华然班全部牺牲,周士第率另一部杀出重围。为拯救失散的战友,他们借助农民散布黄埔学生军500余人从淡水打来的消息。敌军听后十分恐慌,仓皇撤退。

  省港罢工委员会和广州各界人民、群众团体,除举行盛大的慰劳铁甲车队伤病员活动外,还专门组织了英雄事迹报告会,周士第讲述了沙鱼涌战斗的经过和战绩。毛泽东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讲课时,对铁甲车队给予很高评价,号召大家学习铁甲车队英勇斗争的精神。

  1925年11月,中共广东区委决定,以铁甲车队为基础、黄埔军校部分学员为骨干,在广东肇庆组建国民革命军第4军12师34团,后改为国民革命军第4军独立团(即叶挺独立团)。至此,铁甲车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这支具有新型军队特征的武装力量,虽然从组建到改组仅有一年时间,但在中国共产党尝试武装力量建设、培养革命战斗骨干、探索工农革命实践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为之后人民军队的创建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责任编辑:冯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