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兵团理论网 >传媒观点
美式供应链从来没有价值观基础 来源:环球时报 何伟文 发布日期:2022-06-16

  近期,美国大力推进构筑“以价值观相同”为基础的全球高技术产业供应链。美国财政部将离岸外包改为“友邦外包”,要将全球供应链限定在“友好国家”网络内,美欧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理事会会议发表的联合声明则强调,美欧要共建人工智能、半导体芯片供应链。这一系列动作都是为了纠集盟友,按照美国“价值观”分割全球供应链,以遏制中国发展为目标。然而,美方宣称的要建立所谓以共同价值观为基础的供应链本身就是不成立的,原因在于,美国构筑供应链的基石是美国利益,不是价值观,所谓价值观仅仅是其用来糊弄盟友一起围堵中国的叙事方式而已。

  在切身经济利益面前,即便是拥有“相同价值观”的国家也会有龃龉。美国波音和欧洲空客的飞机生产涉及全球供应链,参加波音787供应链的除美国公司外,包括英法意日澳;也包括中国。一架空客飞机在2021年的全球供应商共3186家,其中法国占供应总额27%、德国19%、美国18%、英国12%,中国包括港台企业占2%。按拜登政府的定义,除中国外,其他都是“相同价值观”的国家和地区,但这个供应链却困扰了美国数十年。波音与空客是世纪冤家,2004年波音诉诸世贸组织,指责欧洲政府提供出口补贴。接着空客也指责美国政府对波音提供补贴。WTO先后裁定,美国和欧盟均存在对各自航空企业提供非法补贴的问题,最后参与空客供应链的美国供应商以及参与波音供应链的欧洲供应商都受到打击。

  美国在维护自身经济利益方面,可谓不择手段。如今美欧宣称要构建自己的半导体芯片供应链,但问题是这个供应链真的安全吗?法国人不会忘记,阿尔斯通公司是怎么被“美国陷阱”弄残的。法国阿尔斯通曾是世界能源设备供应链中的领先角色,且这个供应链以基于“相同价值观”的美欧日本公司为主,但2014年阿尔斯通副总裁皮耶鲁齐突然在美国机场被捕,美国政府给了两个选择:坐牢或被美国公司收购。最后美国通用电气(GE)以170亿美元的便宜价格收购阿尔斯通能源部门。自此阿尔斯通一蹶不振,GE则成为世界能源设备佼佼者。美国极力推动的芯片供应链则更危险。2021年4月到10月,白宫连续召开三次半导体峰会。其核心是如何确保美国芯片供应安全。最后决定有二:第一,三星、台积电等主要芯片代工企业必须在45天内交出它们的商业数据,由美国掌握。第二,英特尔、三星、台积电必须在美国大规模建设代工厂。美国芯片制造(代工)仅占世界市场12%,美国建芯片供应链的目的是把亚洲产能拿到美国,确保本土芯片制造能够满足自己需要。而未来日韩和中国台湾的半导体产业是否安全,并不在美国考虑之内。

  20世纪80年代美国摧毁日本半导体产业的教训殷鉴不远。1976年至1979年,日本政府牵头发起“VLSI联合研发计划”,政府投资720亿日元,日本研究所和大学负责技术攻关,日企负责研发和市场应用。1986年日本芯片世界市场占有率达42%,第一次超过美国。无论是基础技术扎实的上游供应链还是面向消费市场的电子品牌,当时日企几乎影响整个半导体产业链。美国决定立即对日本实行休克疗法。不等企业提起诉讼,政府就启动了针对256K主存芯片反倾销案。随后美国效仿日本,大力投资以支持美国半导体产业复兴。连番打击下,日本如日中天的半导体行业就此一落千丈。当时日美两国具有“相同价值观”,半导体供应链也是完整的,但这没有任何用处。主持美日半导体谈判的里根政府商务部助理部长普雷斯托维茨称,美国“必须是世界第一”。如今拜登政府提出以价值观为基础的半导体供应链,与当年美国绞杀日本半导体的态势何其相似。难怪拜登政府提议成立美韩日台半导体产业联盟时,首尔立即称这一提议“完全不可接受”。

  从近年美国签订的对外贸易协定来看,其宗旨也是美国第一。2018年7月,美墨加达成新贸易协议,其中关于汽车产品的条款规定,到2023年享受零关税的汽车产品,其40%至45%的零部件必须由时薪16美元以上的工人生产。而墨西哥的时薪远低于此,所以这是为美国工人量身定做的。同样,随后签订的美韩自贸协议修订版规定,美国皮卡对韩国出口量从每年2.5万辆增至5万辆,而美国对韩国皮卡25%的关税则延长20年。这些显然不是自由贸易协定,而是要确保美国单方受益。

  如今拜登政府推行的“印太经济框架”,同样只是披着经济外衣的政治工具。美国官方发布的正式文件明确表示:“扩大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经济领导地位有利于美国的工人和企业。 ”“‘印太经济框架’将使美国工人、小企业和牧场主能够在印太地区竞争,并帮助降低成本。”在这一宗旨下,美国在数字经济、供应链等方面与其他创始成员逐一谈判,主要是按照美国利益对其他成员进行规范。其他成员利益则不在美国考虑范围内。

  综上所述,拜登政府拉盟友构筑以“价值观为基础”、排除中国的全球供应链,不过是“美国第一”的新版本。它的基石是保障美国自身安全,这种“美式供应链”必然走不远。美国同其他“价值观相同”国家和地区构筑的供应链,在美国需要时,“价值观”随时可以牺牲。所谓“相同价值观”不过是围堵、阻止中国高技术发展的政治口号。并且,对全球供应链进行人为的政治分割,这本身就违反全球供应链发展的客观规律。在实施过程中,由于美国追求自己利益优先,必然会与供应链上其他“价值观相同”的盟友发生冲突,其盟友也将寻求与美式供应链之外国家和地区特别是中国的合作。这决定了美国既无法完整构筑它的供应链,也无法切割现有的全球供应链,将中国完全排除在外。(作者是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常务理事、全球化智库高级研究员)

责任编辑:张瑜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