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兵团理论网 >传媒观点
欧美通胀“高烧不退”根在自身 来源:北京日报 宋文龙 发布日期:2022-06-24

  一段时间以来,欧美通胀“高烧不退”,也催生了罢工抗议等诸多社会危机。尤其是美国,5月通胀率已高达8.6%,为40年来峰值,同比涨幅已连续3个月在8%以上。为此,美国政客屡次“甩锅”俄罗斯,美国总统拜登甚至造出“普京通胀”一词,将自身经济问题归咎于他国。然而最新民调显示,美国人民对物价飙升的祸首心知肚明,超一半受访者认为美国高油价和高通胀源自拜登糟糕的能源政策。

  通货膨胀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痼疾之一,其病根在里不在表,更不在他人。首先,资本主义经济“先天不足”的结构性矛盾是其通胀病根。一方面,数十年来美国的去工业化和金融化掏空了其产业基础,过度依赖金融工具制造经济泡沫;另一方面,低端产业转移后日用品等严重依赖全球产业链,难以自给。这些都为经济危机中的物价失衡埋下了隐患。

  其次,美元霸权体系的衰落侵蚀了其经济“供血机制”。长期以来,美国依托美元霸权的“吸血机制”使全球供养其国内高消费。但近年来美国的“霸权焦虑症”驱使其昏招不断,先是挑起对华贸易战,增加关税,推高物价;后因防疫不力使得供应链危机持续加剧,供需矛盾日益突出;挑起俄乌冲突后,美国又以美元为武器制裁俄罗斯,再次透支了美元信誉,结果制裁“回旋镖”扎到了自己——粮油等大宗商品涨价潮反致美国通胀率屡创新高,经济压力空前。

  最后,美国一再使用“暴力加息”策略是药不对症,反受其害。美国有以加息解决通胀的思维惯性,企图推迟经济泡沫破裂时间,这就好比以扇风的方式退烧,终归是病上加病。眼下,随着利率倒挂和外汇贬值,其政策空间进一步收窄。22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将继续加息以抑制通胀,同时表示“美国经济可能陷入衰退”。这种悲观的共识正在蔓延,“大衰退”似乎有从“可能”变成“必然”的危险趋势。

  通胀高企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经济上,美国人高消费低储蓄的生活方式对通胀承压能力本就不高,连续的疫情又导致失业率攀升,大水漫灌式的货币政策无助于民众生活的实质改善,面临失业且无储蓄的底层民众更难承受高物价压力,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政治上,政治极化趋势下美国政治更趋务虚,两党忙于互相攻讦,对通胀并无可行对策,随着中期选举临近,政治博弈愈发激烈,无暇真正着手解决通胀和民生问题。社会上,种族矛盾和阶级矛盾进一步撕裂美国,民不聊生即诉诸暴力,近期枪击案、种族歧视案激增,社会秩序严重受损,国家权威和治理能力深受质疑。

  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当前欧美高通胀危机是对其长期主导不合理、不公正国际经济体系的必然反噬。美国疯狂加息不只是以本国人民福祉为赌注在错误的道路上一意孤行,还暗藏了转嫁危机、绑架全球经济的企图,这点尤为值得警惕。

  (作者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讲师,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责任编辑:张瑜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