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兵团人

兵团人

他把可克达拉当成第二故乡

作者:杨俊钦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0-09-21

他把可克达拉当成第二故乡

——家人眼中的丁憬

   “不管是在镇江,还是在兵团,他尽力了。我很骄傲,这个儿子没有白养。”在江苏省镇江市,谈起已故的四师可克达拉市党委书记、四师政委,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兵团分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丁憬,76岁的母亲王跃华坚强地说。

  前不久,笔者来到丁憬的故乡镇江市,沿着他曾走过的足迹,采访他的亲人,了解丁憬近十年在疆工作背后的故事。

  有情人“无情”事

  丁憬出生在镇江市一个工人家庭,母亲王跃华是一位服装工人,父亲是当地技校老师,两人经常加班到很晚,丁憬小时候一直跟着外公外婆住。丁憬在当过干部的外公叮嘱声中长大:努力工作,做一个有用的人,要对国家有贡献。

  在妹妹丁悦眼中,哥哥是一个生活中有情有义,工作中却“无情”的人。

  丁悦记得那些温暖点滴:自己人生中第一个礼物,是哥哥出差时带给她的寓意“开心”的金色挂饰;在遇到一次车祸后,丁憬告诉她,不要担心,有哥哥在。

  在工作中,丁憬显露出“无情”的一面。调到丹徒区后,他与家人约法三章:不允许干预他的工作,特别是朋友工作调动、工程承包方面。在一次严厉拒绝帮忙后,丁憬告诉家人,如果家人都能左右他的工作,谁又能真正为丹徒人民负责呢?

  相聚难别亦难

  可克达拉市与镇江市相距4000多公里。丁憬人生最后的十年时间,全部投入到兵团,一家人聚少离多。丁憬热血奉献边疆的十年,离不开家人的默默付出和支持。

  2011年,尽管儿子马上就要中考,丁憬仍然选择远赴塞外援疆,全家人都非常支持他。临行前,丁憬愧疚地告诉母亲,未来三年自己不能在身边孝敬她。王跃华叮嘱丁憬:“儿子,你去吧,忠孝不能两全,好好工作,为国家做点贡献。”

  2014年,儿子马上就要高考,看着边疆建设正快速推进,丁憬舍不得离开,决定留下来进行第二次援疆。妻子朱淑娟回忆说:“我有点难过,但在电话里,丁憬说,自己得到领导的信任,干了很多事,他觉得继续留下来很有意义。我们全家人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支持他。”

  2016年,当丁憬在电话中告诉家人,自己有建城经验,正在建设中的可克达拉市需要自己,他想留任新疆。这意味着直到退休,丁憬都会在兵团工作。分隔两地的亲人这一次有了一些动摇,儿子还有两年就大学毕业,想到上海工作,希望父亲回来,全家相聚。“我当时以为,距离调任还有一段时间,有机会再谈。但突然有一天,丁憬告诉我,自己的工作关系已经转过去了。虽然舍不得,但我们全家还是支持他,因为这是他想做的事。”朱淑娟回忆说。

  在疆工作近十年,丁憬只在家里待了50多天。随着承担的工作职责越来越重,丁憬过年回家的时间从四五天变成两三天。赴内地招商引资,丁憬常常只抽空在家待一个晚上,甚至经常过家门而不入。因为工作繁忙,在儿子中考、高考的关键时期,丁憬只能通过电话来鼓励儿子。

  逐渐地,家人发现,丁憬对兵团的爱越来越深,可克达拉市变成了他的第二个故乡,他开始用当地人的口吻说话,可克达拉市的建设、招商引资工作占据了他们对话的大部分话题。王跃华回忆,每次提到可克达拉,丁憬就特别开心,兴奋地谈论着城市建设的方方面面。在电话里,王跃华偶尔问丁憬什么时候回来,他就回答:“妈妈,快了快了,等可克达拉建好了,等我退休了,我就回来陪你,孝敬你。”

  报喜不报忧

  自从丁冠中上大学后,丁憬与他约定,每天至少打一个电话。在电话里,他们互道平安,谈论丁冠中人生的每一次选择。2019年10月,丁憬患上了带状疱疹。在一次电话交谈中,丁冠中感觉到父亲不太舒服,就追问父亲是不是病了,但丁憬只是说身体有点不舒服,很快就好了。

  今年1月,在电话中,丁冠中发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情况,连续好几天,丁憬在下午八九时提前打电话给他,说自己有点不舒服,要早点睡觉。“我非常担心,一直以来,他每天都工作到很晚,是从来不早睡的人。”丁冠中说。

  “在电话里,他总是报喜不报忧。”丁冠中回忆说,“父亲总是把压力扛在自己身上,有困难,自己想办法解决。身体不舒服,怕别人担心,总是自己吃点药,先忍着。因此,在大家面前,他永远都是精神抖擞、积极向上的样子。正是这种状态,让我们全家人都不清楚他病得这么厉害。”

  最后的时光

  今年1月21日,当妻子朱淑娟看到刚刚坐飞机回来的丁憬时,她竟然没有认出对方。“他脸色灰白,仿佛一个70多岁的老人。我就站在那里一直哭。”朱淑娟回忆说。丁憬看着朱淑娟说:“淑娟,我以为这辈子都再也看不到你了。”

  朱淑娟回忆说:“刚到医院,就算病成这样,丁憬心里想到的还是别人。他心里很忐忑,因为住院,自己不能及时回四师工作,也不能回家陪伴家人。”

  3月10日,积劳成疾的丁憬在镇江去世,生命永远定格在55岁。

  丁冠中说,父亲去世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有一种错觉,仿佛父亲还在兵团工作,还没有回来。等丁冠中回过神来,他想起了过去很多事,仿佛父亲的某种精神正在自己身上延续。

  “父亲太爱可克达拉市了,谈论那里,就像是谈论自己家。他曾憧憬过,退休后,轮流住在可克达拉市和镇江市,带带孙子孙女,与朋友一起喝喝茶,种种菜,浇浇花,遛遛狗。然而这种生活,他从未拥有过,他把大部分人生都给了工作。”丁冠中说。

责任编辑:李雪 实习编辑 王素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