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印迹

刻进“七一勋章”里的亲历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1-08-23

刻进“七一勋章”里的亲历

 

  图① 魏德友(右二)载誉归来,社区党员与佩戴“七一勋章”的他及妻子刘景好合影留念(资料图片)。

  图② 炎炎烈日下,魏德友在巡边(资料图片)。

  图③ 魏德友载誉归来(资料图片)。

  图④ 魏德友(左)向从山东回来的女儿魏萍交代放羊巡边的要领(资料图片)。

  ●魏德友 口述 管述军 整理/图

  我叫魏德友,今年81岁,是九师一六一团一名退休职工,也是一名在党38年的共产党员。

  6月29日,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当习近平总书记把金灿灿的“七一勋章”挂在我脖子上那一刻,我的心情特别激动,更觉得这是在代表兵团人接受这份至高荣誉。

  7月1日,我登上了天安门城楼,还与国家领导人一同观礼了党的百年庆典,我热泪盈眶,心潮澎湃,这份荣耀属于咱全体九师人。

  回到京西宾馆,我紧握妻子的双手说:“这是咱们莫大的荣幸和福分啊!咱这辈子活得太值了!”

  一

  我手捧“七一勋章”时联想——这辈子所做的事,到底配不配这枚闪耀的勋章?

  思来想去,相比那些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先辈,相比那些科学家、军人,以及各行各业的功臣和模范,我做的事的确很平凡。但我与兵团守边人一道,用“生命界碑”蹚出了“寸土不让”的国家尊严,使310平方公里“争议区”牢牢地圈进了祖国版图。

  为了这一天,我们这代人从风华正茂到两鬓苍苍,不少人甚至把尸骨埋在西部边境,把子孙撂在了偏远落后的边境带里。

  为了这一天,九师人一代接一代地传承兵团精神,在艰苦卓绝、命悬一线的环境中,以“宁可前进一步死、不选后退半步生”的斗志,为祖国发展与繁荣做贡献。

  为了这一天,在57年的时光里,我与恶劣环境抗争、与孤独寂寞抗争,为国巡边,相当于绕地球赤道转了5圈,践行了来时的诺言,有幸成为9514.8万名党员中29名“七一勋章”获得者中的一员。

  从这个层面上讲,兵团人的功绩早已刻进“七一勋章”里。

  二

  当我听到“魏德友——兵团精神的典型代表”,顿觉这枚勋章不仅仅承载着个人的荣耀,我是代表一个特殊群体领受了这枚至高荣誉的“七一勋章”。

  如果说我还有一点资格能与勋章光环相匹配,那就是庆幸自己当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兵团。若不加入兵团行列,就没有我的今天;若没有兵团屯垦戍边使命,也没有我的今天。

  1964年,我转业复员,有3条路可选择:一是留在北京工作,二是到兵团保卫边疆,三是回山东临沂老家务农。部队首长反复劝我留在北京,我毫不犹豫地谢绝了,当时就一个念想——去兵团,那里最适合我、最需要我!

  于是,24岁的我与118名战友一起来到一六一团兵二连。连长张万台说,边境出现危情期间,从萨尔布拉克草原区域,叛离祖国的边民多达3万余人。这里地势平坦开阔,一步就跨界越界了,是争议战略要地。为此,这道边境线说啥也不能丢,守住它就等于守住了一方国门。

  听了张连长这番话,我认为自己选择了一条神圣而又光荣的人生路。

  三

  在那个年代,我们住地窝子、吃高粱面,每天执勤巡边、开荒种地、建设家园,特别辛苦,但所有人卫国戍边的意志却十分坚定。

  萨尔布拉克夏天高温酷热,冬季狂风不断。草原上狼群冲击羊群、牛群是常见的事。

  我的同乡战友陈秀仓,在放羊巡边的时候遇到了狼袭击羊群,他在与狼搏斗中被咬伤,不幸得了狂犬病。清醒时,他拽着我的手说:“你一定要替俺守好这道边境线啊!”

  秀仓哥痛苦地走了,他的遗言老在我脑海里晃荡。我到他坟前说:“哥,你放心吧!我会一直守着你,守好这道边境线的!”

  在那个年代,一六一团人戍卫的边境线还没有划界,人人以“活界碑”的果敢,在“争议区”放羊巡边、垦荒站岗,在牲畜转场中采用“以民对军”的方式,直接与荷枪实弹的强敌“扛膀子”,争牧道,坚定地捍卫着祖国的每一寸土地。

  久而久之,边境前沿就成了我们生产生活的“习惯线”,这为后来中哈两国边境勘界、定界奠定了事实依据。

  为了扎下根,我把新婚的妻子刘景好从山东老家“骗”到了荒凉的草原。当她住进地窝子,被蚊虫叮咬得满身是包,哭闹着要回老家时,我又“哄骗”她:“别闹了,过两三年我带你回家。”没想到半个世纪后我才兑现了这句话。

  四

  哄好了妻子,有了孩子,妻子慢慢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家里是不吵不闹了,可边境线上却一直不消停。

  兵二连是一个退役军人组成的武装连,是一支哪里吃紧就冲向哪里的连队。边境战备、随时迎战几乎是常态,而且一边忙生产建设,一边忙巡边执勤,重任叠加、危险重重。现在想想,若没有坚定的信仰信念,若没有党的领导,坚守者一定会有动摇。

  1969年6月10日,我们团江苏支边青年孙龙珍,为了营救被苏军绑架的放羊职工张成山,不顾身怀六甲,与姐妹们一起英勇地冲向危险地,结果被苏军开枪击中而牺牲。

  我与战友们怒火万丈地纷纷请缨,参加了由武装民兵组成的“铁牛队”,日夜兼程奔赴边境火线,潜伏了三天三夜,以随时准备牺牲的抉择,抗击来犯祖国领土的侵略者。

  我这辈子,生在抗战时期,长在解放战争和新中国成立年代,亲身体会了共产党亲民为民的恩情。

  长大后,我想参军报效祖国。结果头一次体检因体格瘦小被刷掉,第二年又没能如愿,第三次才圆了梦。

  五

  那时候,在我的意识里,扛枪才能当上英雄,我苦练杀敌本领,连年被评为“五好士兵”。

  转业复员时,中苏关系破裂,边境局势紧张。兵团到部队招录复转军人,我认定报效祖国的时刻到了。

  我知道兵团是一支不穿军装的军垦队伍。它是一支从井冈山出发,经两万五千里长征到南泥湾,创建了赫赫有名的八路军359旅,再一路西征和平解放新疆的队伍。

  这支骁勇善战的部队,就地在天山南北转业,继续发扬南泥湾精神,屯垦戍边,不仅创立了世界最大的军垦兵团,还一直沿袭着“兵”的责任和使命。若想实现参军时的愿望,就必须到兵团去,这就是我选择兵团的理由。

  来到兵团后,我不仅连年被师、团党委评为先进个人,还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从此,身份就与普通职工不同了,我决心立足岗位守好边防,用“我是一个兵”的责任兑现入党誓词。

  有一年冬天,我巡逻时,发现边境那一边有架直升机降落,潜伏在冰天雪地里观察了3个多小时。当飞机飞走后,有3个人鬼鬼祟祟地想越境,我立刻策马回连汇报。连队组织民兵展开拉网式搜索,当发现3双脚印已折回对方境内,我们这才安心收兵。

  随着时间的推移,连队建设与生活环境越来越好,边境事端也越来越少,这是我们感到最欣慰的事。

  六

  谁曾想,兵团先是被撤销,后再恢复编制,可我的连队却被裁撤了。

  望着已是绿荫匝地、瓜果飘香的连队,望着依然没有围栏的边境线,我实在想不通,就和妻子商量不走了,停薪留职养羊来维持生活,用放羊巡边的方式继续践行来时的初心。

  驻地边防站连长得知我“抗命”不走了,专程到家送我一副望远镜、一件皮大衣,破例允许我在边境军事管理区一边放羊生产,一边当边境信息员。

  当时,我觉得这是“瞌睡遇到了枕头”的好事,便高兴地接受了这份义务巡边的口头协定。

  从此,我的家就被边防站官兵誉为“夫妻哨所”,也成了他们巡逻执勤歇息的“家”。

  随着连队一家家搬迁,萨尔布拉克草原只剩我一家人。我和老伴送走了一茬又一茬老兵。房前的溪水枯竭了,我们就挖井继续坚守;我们住的那幢老土房快塌了,老兵复员前,利用业余时间给我们又盖了一幢土房。

  官兵的称呼,从老魏哥变成老魏叔,再变为魏爷爷。那幢新建的土屋,历经风雨的冲刷也逐渐变成了危房。

  每天,我赶着羊群,带着望远镜、收音机、水壶,在边境线上见着临界牲畜就挡,看见临界人员就上前劝返,不管刮风下雨和风雪来袭,天天重复着同样的事,在日夜轮回中渐渐变老。时间久了就成了一种习惯,不到边境线上转一圈总觉得不踏实。

  七

  我从没想过出名,况且巡边与放羊没大的冲突,每天不就是多走几步路和多长个心眼嘛。在我眼里,管辖段不出事就是我每天最开心的事。

  为了这份开心,我家羊群遭狼害,一群羊变半群;为了这份开心,遇风吹雪我几次险些丧命,女儿放寒假回家差点冻死在半路;为了这份开心,艰难时买一袋面粉都靠借钱,一年有大半年与世隔绝,进入21世纪还过着挑灯守夜,无电、无电视信号的日子……

  2003年,中国边境围栏、界碑栽立工程竣工,从前“争议”的土地回归祖国。我抚摸着中国界碑哭了。我还特意到秀仓哥坟前,告慰他这一特大喜讯,更觉得坚守很值得!

  后来,儿女们一个个长大,为了不让他们继续跟着我们吃苦受罪,我让他们先后回山东老家工作。我和老伴相依为命,依然重复着一件事——放羊巡边。

  直到退休,战友劝我到城里买房,孩子也叫我回山东老家安享晚年。可我就是舍不得离开,总觉得这里才是我的归宿。

  有的人猜疑是不是我发了大财不想走,我说没挣上钱也许没有人相信,我也不想去解释什么,做自己的事,心安就好!

  可身体不争气,我不仅患上了轻微脑梗死,还得了糖尿病。住院期间,我也在想是不是该离开了,可病情稍有好转,我又身不由己地回到了边境线。

  八

  2014年,团里一位报社特约记者来采访,当时我对他说:“我没有做什么,你还是采访别人吧!”他先后来了3趟,我才跟他说了一些与巡边有关的事,没想到在《北疆时报》《兵团日报》刊登了。这是我首次通过媒体走进大众视野。

  2016年,武警边防派出所带着新华社记者又来了。我的守边故事在新华网上发布后,引起了社会关注。紧接着南京《现代快报》记者以融媒体方式在网上宣传,播放量和点赞量超乎想象,让我一个古稀老头成为一名“网红”。

  为此,我走进了中宣部组织的“时代楷模发布厅”,各项荣誉也不断飞来,我先后荣获全国文明家庭、道德模范、最美奋斗者等荣誉。

  如今,师、团党委不仅为我家改善了生产生活环境,水、电、路通了,手机信号强了,建造了魏德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荣誉室、瞭望塔,房前屋后栽上了树,形成了一个大院,还以我的故事为原型拍了电影《守边人》。

  千言万语汇成两句话:一是感谢各级党组织、领导和媒体记者,更不会辜负“七一勋章”所承载的使命;二是只要我还走得动,就一定会用实际行动感恩党、感恩社会。

  九

  这一路走来,让我感到最幸运、最激动的是三见总书记,这是我从没想过、也不敢想的事。当幸运降临的时候,我还有点惶恐,生怕自己做不好,做得不扎实,因为我的荣誉和形象,已不再属于我一个人。

  有人说,一副望远镜、一台收音机、一根羊鞭、一群羊、一个老军壶、一位好妻子、一道边境线,成就了我迈向“七一勋章”的路。我想补充说,一个念想、一种责任、一颗党心、一种精神,让我走上了一条幸运而光荣的人生道路。

  一路走来,我这辈子真真切切地体会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国家今天的富强和人民幸福的生活。

  如今,我已经81岁了,还能为党做些什么呢?我觉得在交好班的同时,要把“传承红色基因、赓续精神血脉”做到底,用亲身经历告诉后辈,只有时刻牢记“听党话、跟党走”,咱中国才能更富强,人民生活才能更幸福。

  另外,年初与妻子商量好拿出3万元资助在校家庭贫困学生。这件事,我要与团有关部门商议赶快落实。

  好了,说这么多,就是想表明一句话:只要我还活着,一定会努力让自己的行动配得上“七一勋章”。

责任编辑:王玮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