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党史录

大路无言,铸融合发展丰碑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1-05-26

                                                                 二师铁门关市重点民生工程库铁大道西线工程第二合同段完成铺油(摄于2020年7月30日)。 栗卫平 摄

                                                                                1957年10月5日,新藏公路通车(资料图片)。 图片来自本报资料库

●兵团日报记者 兰玲玲

在祖国西陲,在60余年的辉煌岁月中,在兵团人艰苦奋斗,建成瀚海绿洲、座座城市的历程中,一条条公路发挥出无穷力量、延展出无数美丽篇章。

兵团人用路探索前方,用路建设家园,用路走出荒原、走向开放。

兵团成立之初,按照“不与民争利”的原则,广大军垦战士开赴沙漠周边和边境一线,创建农场和工矿企业,逐步修建起垦区团场到国省道之间的连接公路,兵团在新疆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促进作用逐步增强。

在兵地融合进程中,兵团积极参与国家、自治区公路建设,涌现出一大批可歌可泣的先进典型和动人事迹。

新藏公路跨越举世闻名的昆仑山、喀喇昆仑山、冈底斯山、喜马拉雅山脉,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是世界上海拔最高、路况最艰险的公路,全线几乎所有路段均为高寒缺氧的无人区,冬季气温达零下40℃,氧气含量只有内陆地区的44%。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兵团人积极参与新藏公路建设,以血肉之躯劈山开石,抬着沉重的装备,翻越那些连马匹骆驼都视为畏途的高山,把这条路从新疆叶城修到千里之外的西藏。

先后参与建设新藏公路、乌库公路、乌艾公路、伊昭公路、中巴公路等新疆重要干线公路,建成后移交地方公路部门管理养护,兵团交通运输事业为新疆、兵团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在特殊历史背景下,兵团交通运输事业与兵团一样,走过坎坷,走向辉煌。1995年,在国家交通运输部的关心和支持下,兵团交通行业管理从兵团经委职能中划分出来,开启了跨越式发展的新征程。

经过20余年建设发展,兵团、师、团场三级交通管理体系已形成,公路基础设施建设步伐不断加快,垦区公路网通达深度逐步加大,运输服务水平进一步提高,交通执法管理不断规范,交通应急保障队伍有序发展,兵团交通运输事业迎来新一轮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

“兵团和地方是一家,兵地融合是兵团与地方优势的有机结合,是兵团作为新疆组成部分的重要体现,也是发挥兵团特殊作用的重要途径。”作为兵团经济社会发展的“先行官”,兵团交通运输系统始终把兵地融合放在重要位置,全方位打造畅通、安全、便民的疆内交通运输大动脉。

在公路规划和建设上,兵团尽量考虑沿线乡村利益,解决地方各族群众的出行难问题。

2012年,二师交通局为焉耆县永宁乡黑疙瘩村1900余村民解决出行难问题,先后建成黑疙瘩村至二十七团1.8公里连接道路、建成二十二团至焉耆县北大渠乡S325道路、建成二十八团至库尔勒市上户镇至二十九团道路,建设里程25公里,其中,8公里绕行路成为库尔勒市上户镇上户村1280余户村民唯一的出行道路。焉耆县永宁乡黑疙瘩村1900多名群众联名给兵团党委写了一封感谢信,感谢兵团交通运输部门修路架桥,改变了村民交通闭塞的状况。

额敏县附近,是有名的玛依塔斯风口,冬季风雪漫天,多年前交通常因此堵塞,群众出行总是提心吊胆。9年前的一个冬日凌晨,73名群众被困玛依塔斯风雪路段,接到电话,九师交通局迅速组成救援小组顶风冒雪赶到事发地,经过7小时风雪大营救,被困群众全部转危为安。关键时刻,兵地心相印、手相牵。九师交通局和额敏县交通运输部门近年不断加强应急保障联动机制,群众出行一路畅通。

在广袤新疆,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

始终站在讲政治、讲大局的高度来认识和处理兵地关系,牢固树立“兵地一家人”“兵地一盘棋”思想,彻底打破兵团与地方公路规划、勘察、设计、建设互不沟通、自我封闭的局面。多年来,兵团更新观念、变化变革、主动作为,打开了兵地融合新局面,兵地交通一体化建设进入历史最好时期。

“十四五”期间,兵团将推动逐步实现兵地融合、军民融合,助力边防交通基础设施和安全应急保障体系更加完善,实现交通安全维稳能力的突破,助力枢纽站场体系和集疏运体系明显改善,实现综合交通衔接转换水平的突破,奋力推动新时代兵团交通事业开创新局面。

责任编辑:王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