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党史录

火焰山下创伟业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1-05-31

●兵团日报记者 刘美惠子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绿洲。5月的吐鲁番,气候宜人,瓜果飘香。火焰山下,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络绎不绝,争先品尝经济发展的甜蜜果实。

而在几十年前,在这个炎热干燥、寸草不长、气温高达50多摄氏度,被人们称为“骄阳红似火,地热如蒸锅,山高无寸草,飞鸟不敢过”的地方,却有一支队伍,顶着烈日行进,在火焰山下开办了化工厂。

1964年夏天,农六师猛进农场(现六师一O一团)70余名职工带着6口大铁锅,开赴吐鲁番地区火焰山下,从事化工生产。

1969年的春天,冰雪刚刚融化,猛进农场党委作出一项决定:以鄯善县矿四队为基础组建化工厂。

刚来的时候,大家都很不适应这里的自然环境,皮肤晒得脱皮,嘴唇干裂,头昏脑涨,十分难耐。实在撑不住的时候,大家就跳到水渠中浸泡一会儿。

当时生活条件差,吃的是高粱面馍馍,喝的是高粱面糊糊,用又黑又黏的棉籽油炒菜。晚上大家睡在窑洞里的土炕上,蝎子常常光顾。

开矿建厂,第一道难关是清除40多米厚的剥离层,方可采挖硝矿石。这里岩石坚硬,既无风钻、挖掘机,又无提升设备,职工们硬凭钢钎铁锤凿石,用手推车把剥离层的岩石运走。青年女职工李孟莲第一个拉起架子车,一马当先,小伙子们紧跟而上。为了缩短运距,减少运输量,大家筑起了一座高17米、宽20米、长42米的石砌天桥,既减轻了劳动强度,又提高了生产效率。

几年里,大家削掉了一座又一座山头,挖出了一个又一个矿坑,运走剥离层岩石60多万立方米。

第二道难关,是如何在风沙飞扬的盐碱土层上修建浸取池。起初,选用鹅卵石修建浸取池,但在炎热的夏季,浸取池会发生下沉和断裂,硝水漏光,造成停工停产。农场立即发动群众献计献策,制定出混凝土高效施工方案。

经过大家的艰苦努力,很快预制了1500公斤重的混凝土板200多块,靠人力操作垒砌成池子,胜利完成了浸取池重建任务。

第三道难关,是砌筑炉灶和烟筒。为了解决耐压强度不够的问题,在共产党员薛礼忠的带领下,大家经过反复试验,决定用土块代替红砖,成功砌筑了20多米长的炉灶群;用竖杆垂直递减法把10余米高的烟筒建造起来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开采,工作场地向火焰山纵深推进。矿层越深剥离层越厚,搬运剥离层岩石的量和难度也越来越大。几十米的上坡道,一人推,三人拉,个个满头大汗,非常吃力。但大家不喊苦,不叫累,用热血和汗水相继完成一个个任务。

1969年7月7日,化工厂接受了为新中国成立20周年庆典提供生产礼花所需的硝酸钠原料的任务。

时间紧、任务重。农场提出“苦干实干加巧干,誓为国庆作贡献”的号召,职工们加班加点,硬是靠人拉肩扛把几百公斤重的水泥板、1吨多重的钢板锅安装到位。

正在紧要关头,烟道堵塞,必须在不停火的情况下及时疏通。共青团员陈忠明挺身而出,披上湿麻袋,迎着通红的炉火,第一个跳进了黑烟弥漫的烟道,高温灼烤,呼吸困难,可他坚持疏通。随后,班长刘修钻进烟道把陈忠明替换下来。经过他们俩的轮番抢修,烟道在最短的时间内疏通了,保证了正常生产。

几年来,化工厂的干部职工克服重重困难,没有盖过一间厂房,坚持席棚底下搞生产;没有盖过一间宿舍,生活从简住窑洞;没有电,自己动手修小电站;没有水,挖渠引水建蓄水池。

大家为国家精打细算,不多花一分钱。用水泥袋改装包装袋,每年可节约8000多元;过去,一口生铁锅只能用一个月,他们加强养护,一口锅用了3年;为了节省煤炭,大伙儿改进炉灶,耗煤量降低50%,一年节约1000吨煤。

经过艰苦奋斗,1964年至1969年的5年时间里,化工厂生产出硝酸钠、硝酸钾4500多吨,上缴140多万元利润给国家。

在勤俭办厂的艰难时刻,职工们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在一无设备、二无技术的情况下,硬是凭着一锹一镐、一锤一钎开山采矿,发展化工生产。虽然1975年10月化工厂建制撤销,但是化工厂职工们弘扬的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的兵团精神永远昭示后人。

责任编辑:王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