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深化改革

深化改革

葡萄地里的一场“革命”

作者:王保宏 张那那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0-09-10

  “我们新疆好地方啊,天山南北好牧场……”9月2日,一阵欢快的歌声从十三师红星四场十三连老15号井地头传来。虽然唱来唱去就这一句歌词,但不难听出演唱者——十三连职工王国顺的心情很不错。

  今年,因为使用了膜下微喷技术,他家18亩葡萄地亩产商品果1.5吨,每公斤售价5元,纯收入达10万元。

  (一)

  2019年年底,十三师提出实行农业水权水价改革政策。为了节约水资源,2020年,职工身份地水资源费执行累进加价。

  2019年12月的一天,王国顺来到连队办公室。他顾不上拍打头上凝结的霜花,边搓手边喊道:“朱书记,我有事找你!”

  “先进来坐,有事慢慢说。”十三连党支部书记、连管会指导员朱丽霞说道。

  “朱书记,农业水权水价改革政策有没有可能明年不实行?”王国顺问道。

  “你这个党员咋当的,别再存侥幸心理了,政策明年肯定要实行的。”朱丽霞严肃地说道。

  “唉,看来我明年得交很多水费。”王国顺沮丧地说。

  “大水漫灌种植葡萄,又费水,又费人工,确实不行,你有没有啥想法?”朱丽霞问道。

  “你们都没办法,我有啥想法。”王国顺摊着两手说。

  “你就别藏着了,你老婆都给我说了,说你要搞膜下滴灌呢。”朱丽霞笑道。

  “嘿,她嘴真快,这八字还没一撇呢。”王国顺不好意思地说,“我准备在葡萄地改水,使用膜下微喷技术,这个技术比传统滴灌水量大一些,水柱高度能达到40厘米,把管道倒扣上,浇水刚刚好。虽然还不确定具体能省多少水,但绝对比原来的漫灌要省很多水。”

  “这是好事啊,你既然有想法,连队肯定支持。你先改,有啥困难随时说,连队尽力解决。”朱丽霞说道。

  “好,那我就先改了,给咱十三连的职工探探路,积攒点经验。”王国顺坚定地说。

  回家的路上虽然寒风凛冽,但王国顺心里的一团火烧得很旺。

  (二)

  今年4月18日,王国顺开始给葡萄地铺设滴灌管道。经过3天的辛苦劳作,他家的葡萄地已经铺设得差不多了。

  “王国顺,管道铺得咋样了?”朱丽霞边问边和两名十三连“两委”成员,沿着葡萄沟向王国顺走去。

  “朱书记你们怎么过来了?”王国顺问道。

  “我们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你这块地用的新15号井的水吧,离得有点远,你的主管道打算怎么铺?”朱丽霞问道。

  “我准备铺完再去找你呢,看连队能不能协调一下,把我这块地的用水调到老15号井,这样井就在地边上,铺设主管道就能省好多事。”王国顺说道。

  “行,这个事我给你协调,等我消息。”朱丽霞说完就走了。

  这天晚上,王国顺接到了朱丽霞打来的电话:“你明早带着身份证到连队办公室来,我带你到十三师水务公司五分公司办理调整机井业务。”

  “好!好!”王国顺挂了电话,就找起了身份证。

  (三)

  8月18日,王国顺正忙着摘葡萄,几位连队里的老乡在帮他一起摘。

  “国顺,你这块葡萄地,往年葡萄长得跟羊粪蛋似的,今年这是咋了,长得这么大。”正在摘葡萄的郭红伟问道。

  “我这个葡萄啊,长这么好,主要啊,你猜?”王国顺笑道。

  “哎呀,你就别卖关子了!”郭红伟急得直挠头。

  “还记得我4月份改水吗?”王国顺问道。

  “就那,我不信!”郭红伟不屑地说道。

  “你别不信,和改水还真有关系,改用微喷以后,省力不说,还省水,我这一亩地600立方米水浇得透透的,你的呢?”王国顺钻出了葡萄架,瞅着郭红伟问道。

  “我那块地,1000立方米水都打不住。”郭红伟仰着头反问道,“可这跟葡萄品质有啥关系?”

  “我这地,浇一次水基本上没有损耗,也没啥蒸发,地里啥时候都清清爽爽的。”王国顺答道。

  “我那块地呀,浇个水,就像蒸桑拿一样潮乎乎,葡萄叶子上都能滴出水来。”郭红伟惆怅道。

  “你的地里那么潮湿,病虫害肯定多,品质自然上不去。”王国顺说道。

  “嘿,真有你的!”郭红伟点头道。

  这时,在旁边沟里帮忙的孟令青凑过来问道:“这个成本高不高,装起来麻烦不?”

  “每亩地平均成本300元左右,如果整块条田都改的话,成本肯定会更低,装起来也不麻烦,而且这个管道可以用很多年,我觉着不出意外都能用到我退休了!”王国顺笑着说。

  “看你的葡萄硬度、色泽都比其他人的好,是不是也跟浇水有关系。”郭红伟问道。

  “肯定有关系,浇多少水都很好控制,而且受水均匀,挂果的时候多浇点,上糖上色的时候,就少浇点。”王国顺推着独轮车准备出地了。

  “国顺,先别走,你可不能藏私啊,赶紧给大伙再讲讲。”孟令青笑着说道。

  “等我运完这车葡萄,咱们再聊。”王国顺笑道。

  正午十分,阵阵微风吹来,叶子与葡萄相互摩擦、沙沙作响。但这声响很快被大家的谈话声盖过。

  “那明年我也改改试试。”郭红伟说道。

  “我帮你。”王国顺说道。

  “还有我呢,我也试试。”孟令青跟着说道,生怕落下了自己。

  “我也帮你。”王国顺笑道。

责任编辑:李雪 实习编辑 王素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