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旅游

文化旅游

新疆:交通持续改善,惠及各族群众

来源:人民日报 日期:2021-12-13

  近年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加快,铁路、公路、航空网络和运输服务持续优化,立体交通体系加速升级,群众出行更加便利。

  吃完早饭,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藏桂乡永安新村村民麦合木提江·麦麦提敏来到县食用菌产业园,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作为冷链运输车司机,麦合木提江常年在路上,这份工作让他在腰包鼓起来的同时,有更多机会走出家乡,看看外面的世界。他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一条条四通八达的公路、逐渐形成的铁路大环线和不断增加的支线机场,正把天山南北紧紧连接起来,家乡与其他城市的距离越来越近。

  近年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加快,铁路、公路、航空网络和运输服务持续优化,立体交通体系加速升级,群众出行更加便利。

  铁路:南北疆双环线成形,“慢火车”助力群众奔小康 

  12月9日上午,新疆铁路库尔勒车务段库尔勒站运转车间值班员下达发车命令后,列车启动,向目的地青海格尔木站驶去——格库铁路运行一周年之际,过货量突破1000万吨,累计发送旅客近7万人次。旅客张红因工作需经常往返于库尔勒市和若羌县,过去坐车单程要花8个小时,遇上风沙天气,更耽误时间,“自从去年开通这条线路以后,坐火车5个小时就能到,现在出门可方便了”。

 

  旅客列车抵达位于格库铁路新疆段最高海拔车站-依吞布拉克车站。杨坤摄 

  和田市至若羌县的铁路建设沿线,工人们正迎着寒风进行开通前的精整工作,迎接下个月的静态验收和全面开通。和若铁路建成通车后,将与南疆铁路、格库铁路形成环塔里木盆地铁路环线,成为继去年北疆铁路环线形成之后的又一铁路环线。新疆铁路南北疆双环线由此成形,同时结束洛浦、策勒、于田、民丰、且末等5个县不通火车的历史,和田地区群众从和田市区出疆不用再绕行乌鲁木齐,路程将缩短1000多公里。

  2016年5月15日,喀什市开往和田市的旅客列车首发,全程485公里,硬座票价仅需28元,平均每公里不到6分钱。其中,和田与墨玉县相隔17公里,区间硬座票价仅为1元钱。这趟列车以低廉的票价受到各族群众欢迎。

  穿梭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南侧和西侧的这趟列车,全程途经88个停车站点,24个上下旅客车站,平均半小时就要停靠一站,是名副其实的“慢火车”,也是助力南疆群众致富奔小康的“流动巴扎”列车。每到丰收时节,核桃、巴旦木、石榴等农产品都会成为车上“流动巴扎”的热销品,不少售卖农产品的群众成了这趟列车的常客。前不久,疏附县兰干镇阿克霍依拉村村民阿卜杜如苏力·伊斯马伊力乘火车到和田看望亲戚,顺便带上自家种的核桃,一个往返卖了350多元。

  “这个木勺做得精致啊”“木碗带回去装糖果不错”……60岁的喀日·阿卜杜热西提是这趟“慢火车”的常客,他售卖的手工艺品是“流动巴扎”最受欢迎的产品之一。从莎车县到喀什市,他一路上卖出上千元货品,现金收入600多元,女儿给准备的收款二维码进账600多元,而支出的火车票价仅为22.5元。“我要去市里逛逛,给孙女买条漂亮的裙子。”喀日·阿卜杜热西提说。

 

  列车“流动巴扎”上,喀日·阿卜杜热西提在列车员帮助下开始售卖手工艺品。杨斌摄 

  航空:建成投运机场22个,“疆内环起来,进出疆快起来”目标逐步实现 

  脆生生的鲜枣装车运到200多公里外的阿克苏机场,等发到顾客手里,枣子不时有烂的,客户经常投诉。无奈只能经冻干、烘干加工后再销售——过去,眼看着鲜枣不能及时送到客户手中,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图木舒克市五十团绿糖心种植专业合作社党支部书记张有成着实发愁。

  2018年底,图木舒克唐王城机场正式通航,离合作社只有七八公里车程。“早上采摘,中午包装,晚上就上了飞机,一般36小时就能到顾客手里了。”终于把鲜枣销售做起来了,张有成眉头舒展,“每年鲜枣销售量能达到1000吨,好东西终于卖上了好价格!”

 

  图木舒克唐王城机场通航现场,飞机驶过喷水拱门。奉正云摄 

  唐王城机场通航给图木舒克市带来了实实在在的人气。通航前,市区常住人口仅2.6万人,2020年底已达到7.9万人。图木舒克经济技术开发区经济发展局负责人李敏告诉记者,现在经常陪同前来考察投资的企业,忙得脚不沾地,“机场通航后往返方便,产品外运也多了条通道,对企业的吸引力不断增强”。数据显示,过去8年,开发区内正常生产的企业只有30家左右,从2019年至今则陆续落户了60多家企业。

  目前,新疆建成投运机场22个,新疆首个高高原机场——塔什库尔干机场也即将建成投运,“疆内环起来,进出疆快起来”目标正在逐步实现。

 

  满载乘客的客机从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起飞。新疆机场集团供图 

  公路:所有地州市都通了高速公路,农村公路总里程逾14万公里 

  “苏来曼,这是急着干啥去啊?”“市里有人要买羊,得抓紧时间送过去呀!”苏来曼·麦合木提话音刚落,汽车已没了影儿。

  两年前修好的这条路,让能干的苏来曼直说好,“以前进城只有一条土路,走一趟是真费劲,眼看着城里有人买羊,却不容易送过去。现在路修好了,赚钱的机会可不会让它溜走了”。和田至喀什高速公路通车,阿亚格乔达村就在路边上,苏来曼组织村里十几个人,到更远的县城、和田市乃至喀什等地收购牛羊,收入比原来增了好几倍。

  在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乌恰县乌鲁克恰提乡,吐曼巴依·哟勒达西吃完早饭就开着自家的皮卡车去县城。“买买东西,顺便看看住校读书的女儿,上高速公路1小时就到,办完事赶天黑前就到家了。”吐曼巴依说,“跟老一辈人相比,现在出门真是太方便了。记得我爷爷生病的时候,没办法骑马,就坐在装着矿石的火车车厢里去县城看医生,坐了四五个小时,下车的时候身上都是灰。”

 

  国道331线哈密伊吾县淖毛湖段正式通车。赵亚鑫摄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厅长艾山江·艾合买提介绍,截至2020年底,新疆高速公路总里程突破5500公里,形成了以G30连霍高速为主线、多条联络线向前延伸的树状高速公路主骨架,所有地州市都通了高速公路,所有乡镇和具备条件的建制村实现通硬化路、通客车。截至2020年底,新疆农村公路总里程达到14.68万公里(不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交通+旅游”:更多农牧民吃上“旅游饭”,加快促进乡村振兴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源县那拉提镇阿尔善村村民马扎提别克·阿吉别克一边邀请客人进屋,一边招呼服务员上奶茶。“以前我父亲是拿鞭子放羊的,现在我请游客来品尝羊肉,儿媳妇做的酸奶疙瘩、马奶酒都端上了餐桌。”马扎提别克说,“如今吃上了‘旅游饭’,真香!”

 

  游客在伊犁新源县那拉提镇阿尔善村民宿载歌载舞。王玉龙摄 

  不仅食宿费用能赚一笔,牛羊肉制品、家人做的手工艺品都是游客喜爱的伴手礼,马扎提别克家的收入翻了番。

  从伊宁市前往新源县那拉提镇,270公里车程过去要花5个多小时,而现在沿着伊墩、墩那高速公路前往,时间缩短了2个小时,更多游客来到那拉提镇,带动这里各类民宿、客栈、马队等发展,农牧民吃上了“旅游饭”。

  有“新疆最美公路”之誉的独库公路,沿途经过雪山、峡谷、草原、湖泊等,自然风光独特,沿线山峰险峻、风景秀美,吸引大量游客前来自驾旅游,每年接待游客约200万人次。

  地处独库公路“南大门”的阿克苏地区库车市阿格乡康村,如今实施了亮化工程,建设了文化广场,引导村民开办农家乐、特色餐饮店。过去,村民佐热木托乎·尼亚孜一家的收入主要靠丈夫、儿子外出务工,现在经营一家面馆,家庭收入倍增。“旅游的人多了,我们在家门口就能赚钱。”佐热木托乎高兴地说。

  有着“天山地理画廊”之誉的新疆S101公路沿线,村庄村容村貌焕然一新,村民经营农家乐、销售农特产品,日子越过越红火。

  昌吉回族自治州玛纳斯县清水河乡团庄村就位于这条公路沿线。登上村里鸟瞰亭,远远望去,一排排红顶黄墙的牧区定居房整整齐齐,柏油路四通八达。“今年我们预计接待游客约2万人次,营业额超200万元,并能为牧民提供一些就业岗位。”清水河乡玛河益农生态观光园负责人刘俊良说,“交通便利,老百姓的日子更美了!”

  这条公路带动玛纳斯县南部山区乡村旅游升温,为沿线乡镇观光旅游、生态产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加快促进乡村振兴。

责任编辑:赵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