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维稳戍边

维稳戍边

难忘小草湖

作者:薛龙彪 来源:生活晚报 日期:2020-05-12
  1965年,我从上海来到一师前进一场(现三师四十一团草湖镇)四连工作。

  当年春节前夕的一天,我扛着十字镐去涝坝敲冰取水,准备洗衣被。拐过食堂红墙时,看见连长王开清正指挥人往拖拉机上装东西。连长见我拿着十字镐,似乎想起什么:“小薛,把你的十字镐借给我们用一下。”我递上十字镐顺口问连长去哪?“去苇子湖炸鱼。”“炸鱼?在上海我见过有人用竹竿钓鱼,用网捕鱼,或者在水沟、河里拦坝舀水抓鱼,就是没见过炸鱼。”我缠着连长带上我:“否则,十字镐不借。”连长笑了,他让我保证,决不碰炸药后,就让我上车了。

  所谓的苇子湖,其实是疏勒县和前进一场之间的一大片洼地。农场初建时,为了让当地维吾尔族农民也能便利浇田,老军垦们从喀什噶尔河引水至三道桥处修建了一座军民合用的大水闸,其中有一脉水就是这片苇子湖的水源。谁也没想到,雪水流成的湖里竟会有众多的野生鱼。

  寒冬腊月,白花花的冰湖上摇曳着一簇簇未被割尽的枯苇。连长让大伙先下湖去割苇子,不一会儿,车旁堆起了小山般高的枯苇。然后连长又将人分成两拨,我和几位强壮的大个儿职工随伙房班班长老王到下面堤坝处敲冰。我们脱下棉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敲开了厚厚的冰层。忙了半天,一个数米长的窄窄水面出现了。 这时,连长指挥另一拨人,将用油纸包着的一束束炸药筒扔进冰层里。大家刚后退几步,只听见冰层下面发出闷闷的爆炸声。瞬间,冲天而起的冰碴、冰凌、冰片裹着寒气似天女散花般地洒开了。不一会下游的人尖叫起来:“连长,鱼来了,鱼来了……”连长拉起我就往下游跑。我的天!那敲开的窄长水面,不时有翻着肚,眨着眼的鱼儿浮起……老王将筐子扔给我:“快捞,快捞!”我忙不迭地一下又一下,将捞上来的鱼堆在身后的冰碴里冷冻。这时,水面上浮起一条大鱼,说时迟那时快,老王扑通一下跃进冰湖里猛地抱住大鱼。鱼儿受惊拼命挣扎,几次从他怀中滑脱,又被老王捉住,当我们七手八脚将老王拖上岸时,他已冻得说不出话,可依然紧紧抱着鱼。

  连长和我扶着老王直奔车前。一捆捆干芦苇早已点燃,火光熊熊,热浪逼人,烤得人心里暖暖的。连长让老王脱光衣服,用棉大衣紧紧裹住他:“你不要命啦,出了事,我咋回去向弟妹交待。”原来连长和老王的妻子是同乡。“来,喝几口!”想不到细心的连长还悄悄地带着土烧酒。

  这就是我在新疆过的第一个春节,吃的是油炸鱼。这是我们第一次用炸药炸鱼。

责任编辑:张艺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