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维稳戍边

维稳戍边

那年,我在连队过“端午”

作者:高永明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0-06-28
  端午节那天,从机枪连大食堂里飘出浓郁的红烧肉香味、淡淡的粽子清香,令人垂涎三尺。一位上海小支青从热气腾腾的饭盒里抓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嚼都没嚼就咽到肚里,另一只手抓着一只湿漉漉的粽子,想吃,又烫得抓不住。

  记得1970年端午节,我在农七师下野地五场(现八师一三三团)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所在的三连当时番号为武装机枪连,青年职工占职工总数的百分之七十多。

  连长赵振林曾承诺:全连如果在6月8日端午节前全部完成棉花两次定苗和头遍中耕任务,就杀猪包粽子过端午节。

  其实,截至6月1日场部统计战报,机枪连就已经全面完成棉花田管任务。于是,连队青年职工围着连长要求兑现承诺,嚷嚷着要吃红烧肉,要炊事班包粽子。

  看见连队生产形势不错,也为了鼓舞士气,连长和指导员一商量,立即命令司务长杀肥猪、包粽子,给连队全体职工过个热热闹闹的端午节。

  得知这个好消息,连队职工欢天喜地,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端午节临近,司务长老侯想方设法托人从乌鲁木齐弄了一麻袋糯米回来,但绞尽脑汁也没有弄到红枣。情急之下,炊事班班长出了个主意,粽子里包上红糖、土豆泥和肥油。于是,连里安排任务:浇水排男职工负责杀猪、采苇叶;青年排女职工负责包粽子。至今连队里那几个手巧的女职工包粽子的情形我仍记忆犹新。从湖南来的妇女班班长姓谭,教大家包粽子。谭班长先选好两片苇叶,把叶片儿卷成一个漏斗状,用左手拿好,右手在盛有水的米盆里旋转着,抓起一撮米放进“漏斗”里,然后放上一坨卤熟的肥猪肉,再放上一撮拌好红糖的土豆泥,然后再在上面放些糯米,再把上面的叶片翻过来,用大拇指和食指把苇叶巧妙地卷成三角锥形,再拿线绳灵巧地捆住。

  谭班长对捆粽子的要求很严格,她给大家示范说,捆粽子最好用棉线绳,用其他材质的绳子捆粽子,煮熟后会有异味。

  捆粽子可是门技术。谭班长两手齐上还不够,最后还要用牙齿帮忙。记得一位叫叶梅的上海女职工,拿起苇叶学着谭班长的样子包粽子、捆粽子,可总是出不了合格“产品”,包的粽子怪模怪样,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经过谭班长反复讲解、示范,最后,女职工们包出的粽子,个个都是标准的三角锥体,十分端正,尤其是绑得结实,三五个结成一束后,怎么煮都煮不散。

  炊事班班长和炊事员们把包好的粽子整齐地排在大铁锅里,待水没过粽子后,再放上大笼篦子,用砖头压在上面,然后就开始烧火,待到粽子的清香随着蒸汽弥漫开来,粽子就熟了,职工们可以欢天喜地地享用了。

  端午节那天,从机枪连大食堂里飘出浓郁的红烧肉香味、淡淡的粽子清香,在那个物资匮乏、生活困难的年代,真是令人垂涎三尺。

  有一位上海支青名叫周阿根,中午开饭的钟声一响,只见他第一个跑到打饭的窗口前排队打饭。打好饭的周阿根,急急忙忙地从热气腾腾的饭盒里抓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嚼都没嚼就咽到肚里。然后,另一只手抓出一只湿漉漉的粽子,想吃,又烫得他不得不把粽子放回饭盒里。

  这时候,连长和指导员也来到食堂,他们笑呵呵地对我们说:“吃粽子不要急,等稍微凉些再吃,别烫着!”

  当时我心想,能不急吗?大家盼星星,盼月亮,就盼望着端午节早点到来,能吃上红烧肉和粽子。等到粽子稍冷后,我迫不及待地剥开苇叶,用筷子扎进那雪白晶莹的粽子,然后慢慢品味,真乃口舌生津,再吃上一块红烧肉,那时,我感到世上再也没有什么食物比眼前的红烧肉和粽子更香了。

  回到宿舍,我看见畜牧排职工老田门上插着一把新鲜的艾蒿。他告诉我们几个小青年,端午节弄把艾蒿插在门上,或用艾蒿编织成“艾虎”,挂在门楣中央或戴在身上,可以驱虫。

  老田还说,艾叶可以治病,譬如受了风寒引起头痛脑热,用艾叶煮水喝,闷头睡上一觉,出身汗就会好;天热的时候,用艾叶煮的水洗上一次热水澡,痈疽疔疖会生得少……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试过,不知老田说的是真是假。

  如今,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到端午节,超市的货架上摆满了各种馅料的粽子,有肉馅的、蛋黄的、红枣的、八宝的……可是,吃过再多的粽子,我也吃不出过去在连队用苇叶包的红糖、猪油拌土豆泥粽子的鲜美来。越是这样,越发思念连队的粽子,怀念那年包粽子的热闹情景。

责任编辑:张艺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