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维稳戍边

维稳戍边

赶着牛车拉柴火

来源:兵团日报 日期:2021-09-08

赶着牛车拉柴火

 

  任延雪/绘

  ●胡聚爱 口述 万凌 整理

  “喂!你是干什么工作的?”

  “哦!我是阿拉瓦,跟我到新疆去吧……”

  “阿拉瓦”,维吾尔语是驾驶员的意思。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驾驶员那可是美差一个,可我们的老前辈驾驶的不是什么汽车,而是一辆牛车,一头黄牛,一个大木轱辘车,一人一个绳子牵着走,“吱扭、吱扭”发出声响。

  牛拉的木轱辘大车,说它大其实也不是大的意思。在当时,它可是唯一作用最大、最有依靠、最全面的一种交通运输工具,行动起来非常慢,有句俗话:形容干活不利索和偷懒的人,看你慢得像老牛拉破车一样。可那时哪个连队都少不了它,都成立了牛号班、大车班,专供连队送病号、拉草、运粮、运肥等,它的用处可大了。当时一到冬季,团场各连队都要为每家每户拉一车枯柴取暖。拉柴火的人每天早上5时起床到牛圈去套车,自己带上一个玉米饼,一壶凉水,千万不能忘带的是一把十字镐和一把坎土曼。身上披一件黄棉袄,去的时候拉柴火的人可以坐在牛车上。牛是识路途的,只要把牛赶出圈,它会很自然地拉着车,“吱扭——吱扭,哐当——哐当”不停地走着,拉着拉柴火的人赶到目的地。有时拉柴火的人睡着了,牛到地方后会自然停下来,等着装柴火的人。

  冬天,当拉柴火的人赶到目的地,装好枯柴后,带的干粮早已冻成了冰疙瘩,自己再架上一堆火,把饼子烤上,把水烧热,吃一点就往回返。往回返时人是不能坐在车上的,每天步行几十里路,遇上路上的虚土太厚时很难行走,牛使劲朝前挪动着步子,头都抵到虚土中,嘴里扑哧扑哧地吹着气。冬天可看到老牛吐出一团团热气,冷却后结成冰凌,挂满了老牛的下巴。赶车的人走在后面,有时虚土埋到膝盖,还要帮牛推车,一天十几个小时,满身灰土,满身汗水,灰土和汗水掺和在一起成了泥人。到家后,还要挨家挨户卸柴火,堆在职工家门口,供职工在漫长的冬天里取暖。

  有的老同志进疆后,一辈子就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干着这份平凡工作,默默无闻地服务、奉献,直到退休。我觉得,他们才是值得敬佩的人。

责任编辑:王玮昊